或許標題有些聳動,但看這部電影時,我確實有這樣的感覺。

一個愛溜滑板的青少年Alex,有天,朋友邀他前往市中心一個惡名昭彰的滑板中心。為什麼惡名昭彰?因為混混、遊民、三教九流齊聚,但對Alex來說,這裡讓他自在,他說,如果你覺得自己沒人愛、孤單、苦悶,來到這裡,會看到更多比你還慘的人。

結果,朋友臨時有事,Alex獨自前往。

正當Alex拿著滑板在外圍觀看時,一名男子向他借滑板,之後邀約Alex到不遠處的鐵軌附近,玩起將雙手緊抓住行駛的火車鐵架,享受迎風奔馳、充滿刺激與快感的瘋狂遊戲。

一名警衛卻突然現身在黑暗中,他拿著警棍用力揮舞,想將Alex他們逼下來。情急之下,Alex反身推了警衛一把。沒想到,警衛踉蹌摔倒,而一輛急駛而過的火車當場把警衛碾成兩半。

震驚、恐怖、毀滅都無法形容Alex的感覺。

我看到Alex沿著鐵軌,一開始是茫然的走,而後隨著兩種聲音同時在他心裡奔竄,一是:去自首,因為我不是故意的;二是:不行不行,我要鎮定,想想其他辦法……最後,彷彿要壓制住內心的爆炸,他無法克制地在鐵軌旁奔跑了起來。

Alex年輕的身軀在黑暗的夜色中,顯得無助。他那清亮的眼睛,寫滿恐懼。

Alex的父母分居了,他和媽媽住一起,沒什麼朋友的他和女友的關係也不好。發生這麼重大的事,而且還關係到一條人命。Alex該向誰訴說,該向誰求助?

答案竟是,沒有人。

雖然Alex的爸媽都說,如果你遇到問題,可以找我們商量;雖然學校也說,我們可以與學生一起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雖然女友更說,我都在這裡啊,你找得到我啊。

Alex並不是父母或學校眼中有問題的孩子。在Alex周圍,看起來有許多的資源能幫助他或讓他求助,但實際的狀況是,在Alex周圍,他感覺是一片荒涼,他始終是獨自一人。一個人生活,一個人療傷,遇到問題,也只能靠自己有限的知識或理解處理與面對。

但Alex才多大,他又懂多少?他知道遇到的死亡事件是算過失殺人嗎?而青少年的他會被判刑嗎?又會被判幾年?他會不會悲觀的想,恐怕自己這輩子都要在牢裡度過了?那麼,Alex這些「自以為是」的想法,會讓他自己多麼受折磨,這折磨恐怕大過於他實際上要付的責任。

看著身上衣服殘留的血跡,Alex衝入浴室,將連蓬頭的水開到不能再大,任憑巨大的水注衝著他的身軀,任憑嘩啦嘩啦的水聲蓋住他的吶喊。

Alex心裡想著,讓水更大更大吧,最好大到可以直接把我衝入下水道,然後讓我徹底從這世界上消失。

我不得不說,這是這部電影最打動我,但也最讓我感慨的地方。

我想起自己讀國中時,因為以為自己得了癌症,那種一瞬間世界即將毀滅的感覺。我害怕,非常非常害怕,不斷加強我這種害怕感覺的竟然是,我自己。

因為我當時沒跟任何人說,或者是說,我不知道可以跟誰說。

現在回想,我當時真是傻啊。但為什麼當時我身邊沒有人,可以讓我想說、敢說?

後來,我讀到《我的資優班》。作者提到資優生輕生,總是被歸類為人際關係不良或課業壓力太重或自我要求太高,其實重點只有一個,就是這孩子身邊有沒有可以讓他信任、可以讓他訴說內心事的人。

雖然我連資優的邊都沾不上,但游老師的論點,卻完全擊中了我。

想知道Alex最後如何了嗎?他是緊抱著這份死亡祕密不說,還是願意讓它攤在陽光下,獲得重生?《迷幻公園》是部無論在鏡頭或氣氛上都掌握得極佳的好電影,很值得到戲院一看。

【文/我的貓】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