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透明來看見自己,我用澄澈來穿透自己,
我讓自己成為湖泊,在森林深處靜靜躺著,
等著你來,看見自己
我沒有什麼能給的,只有誠實看見的目光。

我看見自己,從生活的驚喜與甜蜜開始,
我看見自己,從關係的糾結與受困開始,
在幽微曲折的心靈小徑上,我與自己的陰影相遇。


我遇見自己的影子,靜靜躺在湖邊,
依然有生命力地掙扎,依然有生命力地舞動,
於是明白,原來生命是這麼回事,
在我溫柔的女子內站著持刀的武士,
在我認真的母親內包著頑皮的舞者,
在我創造的小孩內裹著死寂的哀悼,

……


若別人說我是溫柔認真的母親,眼裡閃爍有創意的夢想,
我說我還會是持刀武士守護著舞動死寂的哀悼者,
無盡的頑皮呵……生命的豐厚與弔詭。
 (文/王理書)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之新書《帶著傷心前行》)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