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牛小兔)
當員工的最討厭的一件事,莫過於主管的決策一直改一直改,今天改完明天又改,不只大方向會改,小到連文案兩三字都要改。

小編輯人微言輕能說什麼?我記得以前有一回,主管把我找去辦公室,只為了告訴我文案第一句加一個「的」字比較好,這樣節奏感比較強,文案最後一句少一個「了」字,這樣比較不累贅……我滿肚子圈叉,簡直是被羞辱了一般,離開他辦公室,才走到電梯口眼眶就紅了。

我很想折回去對他說:「改這兩個字,如果能多賣兩百本,我的頭給你!」

主管一定不屑贏我的頭,我只能默默回到座位上。

還有很多次,公司一聲令下,大家霹靂啪拉的連日趕工,臨著就要完成了,主管出來說話了,他說:「對不起……」此話一出,我的世界黑了一半,宴無好宴、歉無好歉,主管抱歉了,後面一定有淒風苦雨,果然,他接下來就要說:「大家辛苦了,不過這件事情的方向改變了……」

這樣的事情在每一個公司都一樣,我的一個編輯朋友加班兩週,只為因應老闆不斷異動的編輯策略,好不容易終於校完編完、也看完藍圖,我打電話跟他道賀,恭喜他脫離苦海!朋友哭喪的聲音傳來:「現在恭喜還太早,進了印刷廠,他還是能改的……」

深夜奇想,我就想對老闆做兩件事,粗魯一點的是找個暗巷、套個布袋,用本480頁、100磅的書扺住他的喉嚨,狠狠的問他:「說啊!這原來不是你的決定嗎?一個月前你不是說這樣最好嗎?為什麼要改改改改改?」文雅一點的,就是寫一封信給天下主管:「聽著!你們這些豬頭,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的一句話,下面要死十個人啊!」

直到有一天,我開始出現在同事座位旁邊,清清喉嚨,嘴裡居然吐出:「咳咳,嗯,各位,對不起,我知道你們辛苦了,但是……」我在玻璃的倒影裡看到了一個豬頭,也突然知道:讓下面死十個人的,真的不只是主管的「一句話」,而很可能是他前天晚上沒能睡好、昨天洗澡不能專心、走路時撞到牆壁,前思後想,痛苦了好幾天的結果。

我沒有坐在主管的位子,無法體會主管必要的承擔。做編輯的我,書能夠順利出版、做得漂漂亮亮的,就覺得心滿意足;但是做主管的我,除了上述,還要考慮的是下一步、下十步。改兩字文案、改編輯策略,也許真的不能讓書多賣200本,但是如果可以讓書有一個不教自己後悔的呈現,為什麼不讓我們試試看?

如果改變,既使只有1%的機會能讓事情變得更好,我們都不放棄,願意為那1%重新再來,努力一搏!這樣的精神,正是許多主管之所以從基層爬到他的位置的原因哪!

咳咳,昨日又更動了出版計劃,趕快寫篇文章給同事,一來懺情,一來鼓勵。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