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5歲的目擊者!
一段搯住咽喉的羞恥祕密!

5歲那年,我參與一場愛情。
從此,最美好的,一步步離我遠去。


「他曾經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就像她的牙齒,她的呼吸,她的四肢和手指頭。他是她的習慣。少了他,她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會疼痛;少了他,她還能活下去,可是很勉強,懶惰,她活得很費力,自暴自棄。」——摘自《一個人的微湖閘》

5歲的小蕙子,參與儲小寶甜蜜又苦澀的愛情;
守著早逝玩伴小桔子不可告人的祕密;
看著身體裡住著另一個女人,並不停尖叫的楊嬸;
以及無法停止摧殘爺爺奶奶的那把時間的刀……

時間,在微湖閘的牆上輕輕的走。
走過儲小寶額頭上的深紋;走過小桔子被填平的墳;
走過和少年私奔的楊嬸;也走過成為廢人的奶奶。
那一年,小蕙子站在歷史之外,她已成年。
儘管如此,有些事情,依然完整地保留了下來,在時間之外。

透過雙重視角,一個是童年與少年的小蕙子,一個是站在歷史之外的成年人「我」,備受注目的新生代作家魏微向時間、向時代下戰帖,她以細語對抗巨大的遺忘,以情深對抗失去知覺的日常生活,雖然毀壞仍以驚人的速度在我們身後追趕。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