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案的時候才發覺,視力已經退化。不是思緒經常性的一片空白,也不是歲月壓力造成的焦慮在隱隱作痛。

我原本以為眼前閃爍不停的電腦螢幕是機器老化的結果,送修之後才了解,是我這台機器在老化而非他物。

這讓我的焦慮益加沉重。

早晨醒時,我的雙眼彌留,眼皮幾乎睜不開,必須經由冷水清洗方能恢復較為正常的視力狀態;午晌,我的雙眼發燙,流出的眼淚已經沒有鹹味,掉到湯碗一點用處也無;回家的路上,我必須戴起墨鏡遮著我的雙眼,一雙雙對向車道的強烈燈光,照得我好不適應黑夜的降生。

雙眼唯一舒適的時候是那沐浴之後。當我拉開浴室的門簾,包圍在身體四周的水氣,總教我感覺自己回到矇矓又氤氳的太初之時。

我曾試圖尋找除了生理之外的可能解釋,可是症候隨著時間的拖延一天比一天嚴重,現在的我,只有在死盯著眼前這面電腦螢幕,發現每個文字在跳著屬於它們自己的舞蹈時,才能清楚看到妝點這個世界的紅黑色。

紅黑色海洋,透過光的折射,交疊出一座高塔,塔內住有許多男人與女人,他們彼此毫不認識,卻人手一架攝影機,仔細記錄著自己認為的那個世界;沒有誰的世界與另一個人的世界相同,儘管他們生活在同一座高塔,況且這高塔不會製造歷史,只有透過鏡頭和口語敘述所記錄下來的高塔才有意義。

任何文句只要一經拆解,單字單音也絕無意義;相同的文字群、錯誤的排列組合,即便成句亦毫無意義。

高塔隨時會頹圮,隨時會復興,高塔是蜃樓海市,是居住者的生命故事。

紅黑色是否為某種訊息?是高塔的真實顏色,或是我瞳孔的混濁顏色?在我心底的表情顏色,或是造物主的光芒顏色……我這雙涅白之眼,如何從文字的無限交錯,找尋到紅黑色的誘惑?

我發現自己的雙手正不停的敲打著鍵盤,不停不停的,文字漸地填滿整面螢幕,並想像它成為一則故事,順利常駐於人心之中。
然而海洋卻是永遠如此平靜著。

我的紅黑色。

(文/Blown)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