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牛小兔)
上個禮拜,牛小兔的愛犬兔小牛去醫院拿皮膚病的藥,為了安撫緊張的小狗,胖醫生深情的望進兔小牛的眼睛,沒想到抬起頭來,卻晴天霹靂的說了一句:「牠得白內障了!水晶體整個混濁,牠可能百分之八十的東西都看不見了……」

空白。

醫生說不必緊張,所有的老狗幾乎都會得白內障的;醫生說不必擔心,狗靠的是嗅覺與聽覺,很少利用視覺;醫生又說,既使牠全盲了,只要不改動家中擺設,依然可以行動自如……醫生真的很會安慰人,不過我一下子還是無法接受。

其實,前些時候開始,兔小牛就變得非常黏人。
非常不可理喻的黏。不管我在客廳、書房、廚房,甚至去上個廁所,牠都跟前跟後的挨在身邊,甚至還用爪子阻止我關上浴室的門,跟跟跟也就算了,嘴裡還不斷發出「嗯嗯嗯…」「嗚嗚嗚…」的撒嬌聲,眼睛專注的看著我。

11歲的兔小牛,一向都以狗界的「周杰倫」自居,牠心高氣傲、不屑與凡狗同,青春期過後就再也不能呼之即來(通常都是我走過去)。自尊心這麼強的牠,是不是也感覺到世界變得不同,清晰的影像越來越模糊,四周不再有細節只剩下黑影,牠焦慮、不安,牠只想在世界慢慢崩解之前,獲得主人夥伴的一些保證吧!

好像不是傷心、也還不到難過,事情還沒那麼糟,我只是心裡有一角空空的。

空空的,讓幾米〈地下鐵〉舞台劇裡,李格弟的詩句飄進來:

我必須確定你非常愛我
因為我漸漸看不見了
我夢見沒有水的游泳池
有一架走音的鋼琴調好了音
我彈著琴感覺池水慢慢地湧進
我愈彈愈好池水愈漲愈快愈高

我必須確定你非常了解我
容許我以自暴自棄的方式出現
我必須確定你非常愛我

親愛的兔小牛,讓看不見的都看不見吧,既使這樣,我也不會離開你。請不要自暴自棄,我們會一同走到最後的最後。不用確定的我的愛。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