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新書記者會場,看到寶春師父纖細的身影,卻有股一定會將冠軍帶回來的氣勢跟力量,真的很感動。台灣之光寶春師父,加油~~

文/吳寶春

台灣隊以黑馬之姿,第一次參加世界盃麵包大賽就取得亞軍的榮譽,可說是跌破了一地的眼鏡。

雖然有不少媒體逕自替我們安上「亞洲新霸主」之類的頭銜,但當我們看到因為輸掉王座而哭得唏哩嘩啦的日本隊時,卻不好意思表現得太高興。日本隊是六支沒有及時完成作品的隊伍之一,但它的實力令人不敢輕忽。而且,畢竟在這段過程中,我們從日本隊那裡得到太多的東西。

菊谷師傅大概沒想到我聽了他一句話後,就將「要準備到一百五十分」升級為「準備到兩百分」。仁瓶先生應該也會很苦悶,怎麼烏鴉嘴會那麼準,一句話把自己變成了「叛國賊」。不論他們心裡怎麼想,但他們的表現很有風度,宣布名次後就主動來向我們致賀。只是我們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們。

但我們相信,沒有人敢看扁日本隊。

四月十日,我帶著獎盃回到屏東老家。因為我在出國比賽前,曾向天上的媽媽許下心願:「請媽媽保佑我比賽拿冠軍,我會拿獎盃回來給妳看。」雖然這一次只是亞軍,但我還是將獎盃帶到媽媽的面前,說:「媽媽,我拿世界亞軍的獎盃來給妳看!」並再次許下心願,預約二○一○年拿到個人組麵包大賽的冠軍盃後,再帶回冠軍的獎盃。

這次的比賽也讓我深刻體會到:「只要肯努力,沒有事情做不到。」一個出身窮苦鄉下、只認識五百個字的國中畢業生,也能憑著努力,創造攀上人生高峰的機會。

這比賽對我的幫助很大,它讓我看到了結果,也看到了答案,既然在自己的努力之下,不敢期望的事情也發生了,我更確定我的未來就是要不斷地去努力、去享受這個過程,因為即使是只有過程,就已經很棒了。

從拿到亞軍獎盃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二○一○年的麵包大師冠軍賽,將是我攀越另一個更高頂峰的機會。從回到台灣後,我就著手開始準備。

很多朋友、親人聽到我要參加二○一○年的比賽,紛紛勸阻,不是因為太辛苦,而是不懂我為何要自找苦吃。「現在你已經很不錯了,為什麼要那麼累?萬一輸掉了怎麼辦?」準備世界冠軍賽的辛苦他們都看在眼裡。我回答:「沒有怎麼辦,這是我人生的一個目標,不管成不成功,這都是我一定要去做的事!」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們:我想要成就一段傳奇!

我對於自己想要什麼,追求的又是什麼,心裡很清楚:重點不在金錢或榮譽,而在於我要去挑戰更高的領域。沒錯!我要的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否則如何能成就傳奇。

我也知道,即便我的資源沒有歐、美、日等國的選手豐富,甚至我從二○○八年九月離開帕莎蒂娜後,連個正職的工作也沒有,但我相信以「我一定要做到」的意志力與毅力,我就一定能做到。就算結果不可預料,至少我在努力創造那生命中的可能性。

我相信自己可以再創造傳奇,我不懷疑自己是否能夠做得到,因為我已經證明過一次了,不是嗎?這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目標或好高騖遠的想法,它就在我的面前,只要手伸出去,就可以拿得到,即使我必須身負千鈞,用扛的、用爬的、用鑽的、用撐的才能拿到,我也都要扛到、爬到、鑽到、撐到目標。因為這曾是母親用她自己的意志力與堅持的愛,對自己子女做到的事。

以前我只是埋頭努力,把這目標放在心裡,但從比賽回來後,我想以自己的經驗告訴其他人,只要肯努力,腳踏實地,不管什麼夢想都可以去追逐,什麼理想都可以去完成。

當我和朋友這麼說時,他們覺得我不可思議,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一個小麵包師傅已經以努力證明了這一點。而且,他還在努力。

不管世界麵包大師冠軍賽的成績如何,我計畫在比賽結束後,我將要創業,開創兩個事業。一個是自己的事業,我要開一家麵包店。我一直想成為一個企業家,因為我認定企業家永遠會去面對、克服他所遇到的困難或挑戰,勇往直前,做出有益社會與國家的貢獻,麵包店將是我的起點。另一個事業則是以母親的名字──陳無嫌,來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幫助社會上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尤其是在偏遠地區,因家境或環境關係而無法上進、求知、求學的孩童。簡單來說,我希望類似我這樣背景的孩子,有更多機會得到像媽媽這樣有愛心的人所提供的上進與學習機會。

成立基金會,需要至少一千萬元作為起動的本金,這對我將是一筆大數目。雖然有許多好心人士說要幫我忙或贊助我,我感謝他們的好意,但為了完成對媽媽的承諾和心願,我還是想以自己的力量先打下基礎,再請有善心、善念、善願,願意幫助別人的人來共襄盛舉。

這將是我唯一要走的路。我將勇往直前。

至於我心目中想要開的店,我想以此來呈現多年來我探索麵包世界的心得,做出讓每個人能發出「哇!」的驚嘆聲的麵包。這個麵包店將會有傳統麵包、甜麵包和歐式麵包。

不管是何種麵包,首先,店裡所有的麵包,必須達到我訂下的兩大標準:一、要順口:讓人一口接一口,停不住口;二、不膩口:吃完後只有幸福感,不會有噁心感。

我的麵包,將使用天然的食材,不用人工香料或添加物,尤其是會使麵包失去個別風味的所謂「改良劑」。即使是傳統麵包的蔥麵包、菠蘿麵包、紅豆麵包等,我也會在麵團中加入自己研發的老麵,使麵包軟、Q之外,還要有一點嚼勁,不要咬了之後有好像會黏在牙齒上的黏滯感。

食材更要講究天然的味道。像蔥麵包用的蔥,我不會用現成切好、汁液早已流失的蔥花,而是每天早上去採買最新鮮的蔥,最好是宜蘭的三星蔥,它的蔥白最香。買回來的蔥,我先洗一洗,晾乾後,等到要烤以前才切成丁,以留住蔥的汁液,這可是蔥的精華。蔥麵包的調味也不要太複雜,油、鹽,再加白胡椒,這樣烤出來的蔥麵包既軟又Q,蔥則是既香又脆,放到第二天依然好吃。

至於菠蘿麵包,當然要用天然奶油,添了人工香料的人工奶油有股怪味道。紅豆麵包的紅豆,當然是要用家鄉屏東萬丹的大顆紅豆,不但比較香,保水性也比較好,煮饀料時水分不會流失太多,不像從越南、泰國進口的紅豆,煮完後是乾乾的沒味道。我還想做以土南瓜為饀料的南瓜麵包,既好吃又健康。

歐式麵包當然是我的強項,我會用簡單但好的食材來表現歐式麵包的質地,例如:進口麵粉、法國海鹽與岩鹽、過濾水(礦物質指數在三十至一百二十,酸鹼質七最佳),當然還有我精心研發的老麵。而在法國麵包這一項,我會推出兩種棍子麵包:一種是奪得冠軍榮譽的「冠軍麵包」,一種是較合乎一般顧客口味的日式長棍麵包。

我還會在店裡提供好的起司或果醬、天然蜂蜜、高級的無鹽奶油,可以和麵包搭配後風味相得益彰的紅酒、茶或牛奶,並告訴上門的顧客如何享用這豐盛的筵席。

而且,我想好好利用家鄉豐產的金鑽、甜蜜蜜、三號土鳳梨等鳳梨品種,做成鳳梨酥伴手禮,用來籌募基金會的基金。我的母親靠著採鳳梨養大我們,所以我對於鳳梨很有感情,而且這也可以解決故鄉一部分的失業問題。

計畫中的麵包當然還有很多很多。總之,我要做出不但會令人「哇!」的一聲,在吃下去時還可感受到愛、感受到幸福的麵包。我要打破人們所說的:「愛(情)與麵包不可兼得」的魔咒。只是,這個愛不是專指男女的愛情,也代表了親人之愛、朋友之愛,甚至包括一個從事飲食、烘焙業的麵包師傅想要提供既營養又可口,讓人口齒留香,回味不已的麵包(蛋糕、點心)的愛心。一如我當初所推出的「紅酒桂圓麵包」,就是懷著對媽媽的懷念與愛的作品。

至於二○一○年的麵包大師冠軍賽,我抱著志在必得的決心,已經在加緊練習了。這次的比賽中,強敵環伺,我一樣想推出一個能夠讓各國裁判發出「哇!」的歐式麵包,它的外表將是簡單中有創意,不搞奇特,企圖以簡單的外表來敘述我對於一段刻骨銘心愛情的想念。它的原料,當然將包括許多愛情的元素在內,有玫瑰、荔枝,以及最濃郁的感情和懷念。

我希望,不僅是她,所有人都可以從這麵包中品嘗出一些神祕而又熟悉,似曾相識的感覺。並且,大家會喜歡我的麵包,然後,輕輕「哇!」的一聲。

★原刊載於《柔軟成就不凡》後記

柔軟成就不凡──奧林匹克麵包師吳寶春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