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偉棠,1975年生。兼具詩人、攝影師及評論家等多重身分。
漂流的性格與生活方式,使得詩人廖偉棠對現實的關注與自省,更具重量與說服力。他提醒著我們,我們的悖離,我們的遺忘。沒有人能比廖偉棠更讓我們感到理想的失落與埋葬。



縱虎
          ——追念黃國峻

今年的火還很大,
這個秋天仍以一些叫人驚詫
的事情開始。先是我在九月
去了一趟山西,在那裡的礦區
我驚嘆於人能夠完全像煤一樣活著,
不動、不恨、不愛,悶頭冒煙
最後被超載的車運往火中。
當然在那裡我沒有想到老虎,
雖然,煤偶爾也像黑金。

後來回到北京我也沒想到
老虎,在一個猛地像傷口綻開
的音樂節上,我成了瞎子
一大團火在我耳邊亂叫,
但我真正接近老虎
是在一個黃昏,來自外地的歌手
唱著暗淡的民歌的時候。

我知道老虎已經悄悄跑了——
那只我身上的。別人的我不知道。
但秋天總給人可怕的玩笑:
今天我才聽說了六月發生在台灣的事,
一個我喜愛的人,在白熾的光中
變成了老虎。從此他就是
捕快、黑夜、野蠻和憂傷本身,
穿過了馬戲團,著火的圈套。

他斬開了自己像南泉
在空無中斬貓。我聽見我的老虎,
在一個極深的夜裡和他在一起
低聲咆哮。我知道
接著將有極冷的雨、極耀眼的雪落下,
而他們一下子彈射了出去,像春天的洪水!

仍然可恥地活著的廖偉棠啊,
你像一塊木頭,甚至還沒變成煤呢,
儘管身上,身上都是繩勒的斑紋。
世界跑滿了老虎!世界跑滿了老虎!
世界已成火宅。
                                                    2003.10.6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之廖偉棠最新作品《黑雨將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