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小娘都還處在一種亢奮又甜蜜的狀態,休了兩天假,跟男人窩在家裡好快樂的在回味婚禮上的許多事情。加上之前沒日沒夜的在為婚事忙著,整個生命好像都只剩下要當新娘(考慮到社長也會看,所以加上:還有美編)這件事。


從幼時樂當花童開始,小娘就一直在觀察怎樣讓新娘成為焦點的撇步。當新娘可以說是小娘從小立志的職業,如同 國父曾經說:「要做新娘,不要做大官」,只是後來國民政府播遷來台,而小娘也才知道新娘一生只能當一次,因此如何成為全場的焦點就分外要緊。

例如,婚禮花童本來是很美好的事情,只可惜那是對愛漂亮的小女孩而言,對於愛漂亮的新娘來說,這種可能會搶鋒頭的事很早就被小娘刪除了,同理可証伴娘也是一樣的道理,任何企圖想來搶風頭的小花童與伴娘,也都慘遭小娘毒打在地(說著就捲起袖子)......No,失態了,小娘的意思是客氣的婉拒。


為了讓小娘要開口說:《Yes! I do》的婚禮更有幸福的Fu,小娘決定洗手做手工巧克力饋贈親人好友,並且在裡面加入《杏仁》,啊~不好意思,我連續錯用了兩個書名號並不是想幫自已家的書打廣告,小娘是一個美編,所以就算錯用了書名號也是很正常的。


除了手工巧克力以外,小娘還很希望婚禮現場能夠有一個3層的、上面還有新郎新娘娃娃的豪門婚禮蛋糕,呵呵~這個呢是小娘從西洋電影裡面看來的,其實小娘本來還想搬一些草皮還有白色涼亭過來的(男人插口說:要不要把布萊德彼特一起搬來?),但是我家那"四個一直在看地球儀的小朋友"不同意,所以作罷。但小娘結婚當天還是有一個三層的豪門蛋糕,在此也要感謝小吉跟蛋妹請那"四個老是在看地球儀的小朋友"搬這個大禮過來,謝謝你們,小娘以後看到地球儀或者是有人在洗碗還債時就會想起你們的...V_V"。


雖然很可惜沒能在教堂,而且還很跳tone的在湘菜餐廳舉行,但是婚禮詩歌還是一定要有的,有鑑於一般婚禮上都會有議員或是鄉長致詞,所以小娘本來也打算組一個由議員鄉長里長村長主唱詩班,可惜在美麗的台灣,議員鄉長里長村長齊聚一堂時如果不是在酒店(“酒後的心聲“並不是婚禮歌曲),就是在監獄(“我一定要(逃獄)成功“也不是),所以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找了一些手帕交來唱「愛的真諦」。


講了半天,都還沒有圖,怎麼會有真相?

因為沒有圖,所以真相就是那天我的男賓相是休傑克曼,女賓相是史嘉蕾嬌韓森,小娘跟小娘的男人從直升機進場-----------好吧,其實這些圖已經成為小娘不願面對的真相,原本小娘自已當新娘,當然也要延續"你絕對認不出來"系列,秀幾張"你絕對認不出來的婚禮現場"或是"你絕對認不出來的新娘"之類的,但是糟在這次當新娘的是小娘,當新郎的是小娘的男人,所以只好委外拍攝,而當我們拿到光碟的那一剎那,我們明白,這位婚攝大哥完全辦到"你絕對認不出來"系列.婚禮篇。

看照片就完全了解婚攝大哥的苦心,他極力想捕捉我們互動的神情,但是timing沒抓好——沒錯,也就是大家嘴歪眼斜的生動照片!畫面上的兩個新人時而扮鬼臉,時而露出像霹靂火的仇人見面的表情,而謝客的團體照則是有人看左邊,有人看右邊,有人看前面,有人看後面,有人看天花板,有人看地板....,不過最經典的還是寶瓶同事的合照,一共拍了兩張,第一張站在最左邊的外文主編臉被cut掉一半,第二張則是最右邊的倉管同仁臉被cut一半,也就是將這兩張照片合在一起以後(幾乎可以聽到“噹“一聲),我們寶瓶就有了一張真正的大“合“照。


特別請花藝老師精心佈置的紅毯兩邊高架花台蠟燭,那麼雅緻的白色綠色的花、草、葉、紗,在金色會場裡煞是溫馨好看,在婚攝大哥的"攝影眼"裡,怎麼……怎麼會……小娘第一個想到的是靈堂,小娘的男人則說婚攝大哥可能是想呼應“結婚是愛情的墳墓“這句話,不過他在講完這句話之後,已經被小娘罰寫一萬字的墓誌銘。


看到最後,婚攝大哥還很盡責的拍下當天的每一道菜,這下真的是應了廣東話:生塊叉燒也好過生你;拍碗雞湯也好過拍人,唉....不過所幸小娘當天的婚禮還是圓滿舉行,最後呢,還是不免俗的在此謝過寶瓶的所有同仁,還有寶瓶千千萬萬的讀者大人們,有你們才有小娘的紅包,各位也都出了一份。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