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我的貓)
記不得那年我幾歲了,但有幾個畫面我一直沒忘。

我和他趴在住家圍牆上,對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品頭論足。他說這人不好,因為牙齒長得不整齊,他又說這個人不錯,白布鞋有洗。我覺得很好笑,笑得很開心。那時,春天才剛開始,他的臉上有淺淺的笑,映著那時的天空很藍,空氣很清新舒服。

和他約好傍晚到小河邊玩水,但才下午一點多,我已經晃到他面前。他打了個哈欠,說他要睡午覺。我拉住他,要他把時間提前。他搖搖頭,卻轉身打開了電視。電視上正播放我最害怕的「天眼」。我腮幫子氣得鼓鼓的,正準備一路跑回家,但一轉眼,他卻已關上電視,鎖上門,露出白白牙齒,微笑對我說:「走啊~」

後來,媽媽告訴我,別常往那兒跑。但一下子,習慣有點難改,而且有一種堵在胸口難以言說的奇異感覺。

但,小孩子的世界也很奇妙,日子一久,我的腳步自動轉彎,我不再黏他帶我去河邊,也不再被他愛看的「天眼」嚇得晚上睡不著覺。在我的世界,取代他的是,每天跟在我屁股後面流鼻涕,又老愛找我打架的兩個弟弟。

時間一直往前跑,我拚了命地跟在後面追。我要長大,我要留長髮,我要買好多彩色筆,我要一輛全新的腳踏車,我還要隔壁桌我暗戀的男孩多看我幾眼。 時間跑過了我狼狽慌亂的青春期,也跑過了我痛苦不堪只求快點結束的大學聯考,甚至鄙視般的把我遠遠甩在後。有一天,當我在廚房,正在煮飯的媽媽對我說,他瘋了,他雖然讀的是醫專,卻救不了自己。

有那麼一瞬間,我的世界又被切回小時候和他趴在住家圍牆、膩著他要他帶我去河邊。那時候,那樣無憂的快樂,那樣單純直接的笑容。那時候,我從來,也完全不曾想到,長大,原來會經歷某些你從來沒想像過的尖銳和痛苦。

是啊~每個人都跟你說,長大就是這樣啊,人生就是這樣啊,你只能接受啊。

其實他的發瘋並不是我初次嚐到的人生苦澀滋味,但我心頭就是會有個地方一直一直酸酸的、捨不得的、怎麼樣也說不清楚的。我知道,他不可能永遠停留在我那童年春天的十八歲,他不會永遠的愛開玩笑,永遠的一口白牙齒,永遠的對我淺淺微笑。在他人生的每個階段,考試,戀愛,結婚,甚至是生病,他也都在經歷著、撐持著、痛苦著。

但我始終沒問媽媽,後來呢?他怎麼了?他好了嗎?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