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屆美國藝術教育「最佳啟蒙老師獎」得主!
  • 當學生上了哈佛、芝加哥、哥倫比亞、茱莉亞音樂學院等一流名校,心裡依然牽掛與感謝著她。
我們很難相信,一位鋼琴老師竟然教給學生這麼多!
獅子老師不只是鋼琴老師,更是學生一生的導師。她無敵的愛與教育理念,她與學生的感人互動,《琴鍵上的教養課》絕對是讓人熱淚盈眶的一本教養書!



我的黑馬王子(一)       文/獅子老師

「我捨不得你,孩子也捨不得你……」華媽媽哭著抱住我,我抱住她也哭了。
「我們捨不得你啊!」她抽噎地說。
我想說什麼,但一張口,眼淚就流下了,只有把她抱得更緊。

四年了。啊,這麼快。我記得華特來上課的第一天,六年級的他,瘦小的身影、一臉好奇。華媽媽帶他來,告訴我她也會彈琴,所以有教過他一些。他們一直等到他這麼大才讓他正式學鋼琴,因為華特不久前告訴他們,他準備好了,可以找老師了。我倒是第一次聽到這樣有意思的「學琴宣言」。

我先給華特一本基礎的教材,大概講解了一些指法和樂理,他就開始了。一首一首彈下去,對他來說不難。我便告訴他,要是這些曲子都練完了,可以往下練。他很有禮貌地謝謝我,第一堂課還不錯。
我有時候想,四五甚至六年級其實是很好學琴的時候,因為他們夠懂事,而且手指也比較有力,理解力也夠,學起來很快。

 華特下次來上課,很興奮地告訴我:「我全本學完了!」
什麼?真的?我便一首首考他,他都彈得很好。我挑了一些比較難的,也沒有考倒他。我就給了他下一冊的教材,這次我把幾個章節大概講了一下。心想,他練得這麼快,如果知道個大概,他想接下去練也可以。

就這樣,秋風掃落葉,一連四個禮拜,華特唰唰唰唰,一個禮拜彈完一冊教材。剛開始的很簡單,我也不以為意,後來的比較難,華特也很快學完。

我開始對華特刮目相看,他在短短一個月就把別人學一年的趕了上來。 我和華媽媽聊天,才知道他們家學淵博。華媽媽笑笑說,她小時候也學鋼琴,而她爸爸則是紐約交響樂團的中提琴手,她小時候的玩樂場所是林肯中心的後台。

我吃驚得嘴巴都合不攏。什麼?林肯中心?紐約交響樂團?
她看我吃驚的樣子,笑說,我們要找鋼琴老師,找了很久。那時我們打電話會談了很多老師喔。我們最後選你,因為你在講述教學理念時,把樂理也加了進去,但你又不用樂理的課本。問你為什麼,你說,你教樂理是採取「神不知鬼不覺」教法,在教一首曲子時把樂理也融會進去。因為學生已經不知不覺學進去了,好像把維他命加在飯裡一樣。

她接下去說,可是讓我們覺得選對老師是在我們來你家後,看到你的琴房有兩個東西讓我們完全放心了。
我好奇地問是什麼。 她笑說,你有一張小桌子給孩子畫畫;還有一個是你牆上有長型紙條畫滿了小朋友身高的紀錄。我們看了,知道你是不一樣的老師。 我聽了有些感動。我知道她去另外一個鋼琴A老師家看過,A老師是貴婦人型的。開車到她家,得繞過一個中庭才會到。豪門大宅在山坡上,門一進去,兩台大鋼琴並列。

 我有次因為要和她商量學生比賽的事宜,所以去過。一看到那樣的排場,羨慕得很。而我那時,租的地方是老房子的二樓,小小的,學生來上課,得等在樓梯口。我「只有」一台鋼琴,還是直立式的。我想我和A老師比起來,排場差太多了。 以前我有一位學生,雖然很多人向他媽媽推薦我,但他媽媽來我家坐了坐後,課表都排好了,隔天卻打電話來說,小孩子和A老師比較投緣,不和我上鋼琴課了。

說我不在乎是騙人的。不過,我想,要擁有兩台大鋼琴我做不到;好老師,我可以做到。 華媽媽說她的爸爸,就是華特的阿公,是讀茱莉亞音樂學院的。「我爸爸希望華特有一天可以進茱莉亞呢。」她說完大笑。因為我們都知道那是很困難的事,何況華特六年級才開始學。不過,這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

華特自從會彈琴後,他一坐下彈琴,就不想起來了。他上學前,下課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彈琴,彈到爸媽叫他吃飯、做功課,彈到弟弟妹妹抱怨,彈到有人把他從鋼琴拉開。 華特愛彈琴的地步,好像鋼琴等了他一輩子。他一開始彈琴,就和鋼琴接連上了。讓我想到電影《紅舞鞋》,那個芭蕾舞伶一穿上舞鞋,就跳個不停。華特也是,他不想和鋼琴分開,可以的話,他會一直彈下去。(未完)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之《琴鍵上的教養課》~!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