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年紀的關係,最近愈來愈容易憶及過往,愈來愈想去咀嚼那些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很巧的,《外島書》就在這個時候,如同一桌好菜端到我的面前了,而且還是熱騰騰的呢!(因為作者何致和才剛完稿)
當然,我的經歷比不過何致和,因為《外島書》的描繪背景是必須肉搏的,無論你是主角或配角,身陷極度赤裸的人性戰場裡,稍有不慎就會被「吃掉」的基層行伍。
閱讀的途中,我感受最深的是關於海的距離,因為我也在外島度過一年多的歲月,每天吹著海風,穿梭在鹹鹹的海口,深刻體會「孑然獨立」到底是何況味。

我想起自己的一個經驗。
在還很菜的時候,因為害怕環境的未知,便搖了好幾通電話給家人,希望能夠得到「關照」。初到外島的我,得知可能安插到某個單位時,心底產生了難以言喻的踏實感;無論那個單位適不適合自己,畢竟是一個「可預知的未來」(什麼是可預知的未來?這裡打個比方,在軍中,最珍貴的是確定每天下午五點造訪的麵包車),而不是處於隨時準備移防或調單位的心理壓力之中。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由於自己所學,很快的,在某個單位來不及收容我之前,另一個單位就把我送返台灣受專業訓,一個月後歸建,我留在第一線,擁有自己的房間,每天把自己關在這座火山島,過著沉潛的日子。

繼續看著《外島書》。
我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形形色色的「人」吃掉,吃掉我的是別的東西。
外島的我,有段時間陷入靉靆未明的狀態,直到我反應過來,發覺自己真真切切,已無法顧及身邊事物(十幾個月無法超生)的時候,一切居然清晰了起來。
我看見數十海里外的她和過去的我做著曾經發生但如今不會發生的種種;我聽到陣陣海風傳來的對話但我們之間卻早已靜默無語;我寫著一段又一段的文字貼妥郵票之後撒向海平面……太多太多的故事,在我細品《外島書》的路上一一勾現。一個剛離開校園的大男生,期望的不過是一份賴以維生的情感,哪怕是市膾一點,找個殺時間的伴侶(有人記得《愛情青紅燈》嗎?還有簡訊女友這種奇怪的東西呢!),都能在無助的生命階段,給予最起碼的心理支持。

豔陽之下找個遮蔭,是人性皆有的需求,尤其在行動受限的環境,一份情感寄託是最簡單的美,也許這就是女人從來不了解也無從了解的細膩處了。
我很喜歡《外島書》,因為它真的讓我想再回到外島,沉澱,因為那份至今依舊珍惜的思念情懷,是紛擾都市難以給予的……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