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迷失是它的基調,詭譎的人性與未知是它的出口!
一場從死亡開始的愛情,徹底顛覆你曾經讀過的愛情懸疑小說!


「擁有這樣美好的身體實在太可悲了!」
她是一個年輕美麗、身材姣好的天體物理學家,有著人人稱羨的家世與感情生活。然而在週日夜裡,本來是該與愛人溫存的美好夜晚,她卻被發現陳屍在房裡!
她的頭部中了三槍、全身赤裸,在在都顯示這絕對是一樁兇殺案。但是臥房的門窗緊閉,命案現場亦無打鬥的痕跡——難道,兇手就是幾分鐘前才從她寓所離開的教授男友?
這件命案引起的震撼非同小可,因為死者的父親是警界大老,而承辦這個案件的女警探不僅是和死者交情匪淺的舊識,也是死者父親手下能力最強的部屬。  
然而對女警探而言,這卻是她生平所面對最迷亂、最棘手的案件……


《夜車》是英國文壇教父馬丁.艾米斯相當精采的作品。在迷人的懸疑氛圍下,我們經由一名女警探的抽絲剝繭,逐漸走入這樁死亡案件撲朔迷離的渦流裡。
到底是誰殺了這位美麗的女天體物理學家?這答案絕對需要讀者的參與,也勢必讓所有人大感意外。
它不是我們過去曾讀過的那種愛情懸疑小說,在這部作品裡,真正的答案太殘忍了,或許,你可以給它一個解釋……

 

★寶瓶11月好書《夜車》搶鮮看——Ⅰ

一、

自殺是一輛夜車,載著你向黑暗加速而去。若不是違背自然規律,你是不會這麼快就到達那裡的。你替自己買張車票,登上列車。這張車票讓你付出你所擁有的一切,而它居然只是一張單程車票。這輛列車帶你進入黑夜,然後把你留在那兒。它是一輛夜行的列車。

我感覺有人侵入了我的身體,打著手電筒東探西照。這個闖進我體內的人是珍妮佛.洛克威爾,她正試圖向我揭露我所不想見到的東西。

自殺是心理和身體的問題,它以暴力的方式結束,而兩者都是輸家。
我必須讓這列夜車慢下來,我必須讓這種鳥事全部停止。

我現在在此所做的事,和羅保利在法醫室所做的事差不多。他用鉗子、電鋸和滿盤的手術刀,而我用的是原子筆、錄音機和電腦。羅保利解剖屍體,而我所做的則是解剖心理。

我有此項能力,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我想起:
曾有一度,雖然只是很短暫的時間,而且只有一次當著我的面,我的同僚們都叫我「自殺邁可」。即使是在局裡,這樣的稱呼也相當傷害人,於是他們很快就不這麼叫了。被傷害的,不是那些被人發現癱在上鎖車庫裡的汽車內、或半浮在已染成紅色浴缸中的可憐蟲。被這稱號傷害的人是我,它代表:我笨到什麼爛案子都願意接。因為自殺案對你的破案率、你的加班費起不了任何作用。每當午夜電話聲響起,麥克或歐伯伊總會摀住話筒噘著嘴對我說:邁可,妳來處理這件案子如何?這是一件死因可疑的案子,而我需要多點錢讓我母親動手術。死因可疑——並不是他所渴望的謀殺案。就算是剛來這裡的菜鳥,都覺得承辦自殺案件是對他刑事偵查天賦的一種侮辱。他想要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殺人犯,而不是百年前被木樁穿心埋葬在四角石塚下的笨蛋。然後,又有一度——還是一樣,只是短短一段時間——他們一接到這種電話便面無表情說:邁可,是妳的案子,自殺案。我雖為此對他們大吼大叫,但是,也許他們並沒有錯。和他們比起來,或許我比較容易受到這種案件的驅使和催促——驅使我蹲在河岸邊的大橋底下,催促我踏進某個牆上有人影在緩緩轉動的公寓樓梯井裡,思考那些痛恨自己生命並決定違抗上帝天威的人。

由於這是警察工作的一部分,我和許多人一樣,在皮特.布朗大學修過名為「自殺:殘酷的結局」這門課程。到城裡服務後,我又繼續在職進修,到社區大學上完「自殺模式」的系列講座。我懂得了關於自殺的各種表格和圖形,知道那些餅形圖、同心圓、顏色代碼、箭頭、蛇形線和梯狀圖所代表的意義。憑我在四十四街的自殺防治經驗,再加上我經手過的百來件自殺案件,我不但知道自殺所造成的生理後果,同時也很熟悉自殺者在死前的一些基本背景。

但珍妮佛的情況並不在這些案例裡,她無法被歸類。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