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大偉  【《像我一樣勇敢》推薦序】 

高個、圓臉、明眸、皓齒、談話時習慣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視對方、如果再配上兩條烏溜溜的大辮子,一定是文革圖畫裡一手挑扁擔、一手拿毛語錄的英勇女知青。

更有趣的是她勇往直前、虎虎生風的走路方式。抬頭、挺胸、上半身不動、兩手肘以下左右搖擺、天不怕、地不怕的往前挺進,還真像雙十節閱兵時女青年工作大隊在踢正步。

她叫Olga,剛報到的小AE。負責的客戶是飛利浦。
當年在奧美,尤其是服務外商客戶的業務部,每個人都要有個英文名字。不只是因為奧美自己是外商公司,而是因為要服務外商客戶的關係。如果勉強外商客戶稱呼Olga的本名吳美君,頓時整個公司形象都會有點鄉土起來。

這些小節,不是玩笑。奧美第一回為飛利浦客戶贏得時報廣告獎時,客戶請我們吃飯。我破天荒的穿了一件西裝赴宴。那位北歐來的女客戶Oti突然笑著對我們業務的頭頭Shenan說 : David穿得太正式,好像恢復正常人,讓人突然覺得他失去了創意!這句話是當年莊淑芬的現場即席翻譯。


當年飛利浦的廣告表現,尤其是平面部份,在媒體上的廣告海洋裡,自成一個與眾不同的獨特國度。不只讓消費大眾看了眼睛一亮,客戶的業績成長,並且在各地的廣告比賽中一再得獎。

飛利浦是當年奧美的招牌菜,是擦亮奧美創意招牌的櫥窗客戶,只有最最精銳的創意和業務,才會被分派到擔當此一任務。

這是個欣然自虐的過程。像是一群人在拼命尋找一座比一座高的大樓,設想如何在頂上架設飛利浦的霓虹燈。工作變成一種極限遊戲,但是人員的折損率也很高。

從六十分進步到九十分,好像只要埋首工作、付出辛勞代價,就能看到成果。但是當九十分過後,每想在往前挺進一分,甚至零點一分,都可能要再經歷過一遍前面的一百分努力。並且,最後還要靠點運氣。

我很幸運,從參與飛利浦的比武招親,到把她贏取進入奧美的那一天起,就擔任創意。直到八年後她因為外國娘家的全球婚姻同步異動,和我們揮手告別那天止,我竟然是唯一全程相伴、沒有一天離開過這個Team的人。

從為迎客而開門,到曲終人散,為送客而關燈。曾經粗略的估算過,包含客戶、業務、創意,飛利浦Team人來人往超過三十人。

對消費大眾來說,他們並不知道、也不在乎幕後的廣告工作人員更替有多頻繁。他們看得到、也感受得到的是你的廣告表現、你的談吐風格是不是前後一致?你的品牌個性會不會朝三暮四?因為這關係到他對你的品牌整體評價。

也就是說,廣告人員面對的挑戰雖然像是用種植盆景的心情去雕塑樹型,也要記得提醒自己不時要後退幾步,從造園、造景的角度去思考整體的林相走勢。

如果有個廣告創意單個看很精彩,但是從策略的角度、品牌的角度來看卻有些不協調、或者違逆。我們會把它挑出來狠心剔除。不管它是不是看起來很強、很猛、或者會得獎。

我們不只是做廣告創意工作,我們其實是在替客戶經營品牌、做品牌的守門員。也就是後來奧美自許的品牌管家。

管家的工作,不是一場個人秀。他需要一個高水準團隊的背後支撐,在後配合。這也是為什麼,奧美得過的廣告獎項要用百來計算,但是在記憶裡,我這帶頭的人好像從來沒有上台去領過獎。優先被拱上台露臉的,都是團隊裡平常默默工作的成員。

Olga在這個隊伍裡,雖然不見得是外界矚目的光耀四射角色,但她忍辱負重、全力以赴的堅守崗位。不只讓團隊的工作得以推動,也一點一滴的增長了她日後下山在江湖行走的生存能力。

自從她離開奧美去當客戶後,我不時的聽到她在業界異軍突起、四處放火的英勇事蹟。別人可能會對這小女子的強悍風格表示訝異,我卻覺得那是她的基本功夫扎實,加上向來的真誠本色。

Olga不只帶頭衝鋒時霸氣十足,回頭道歉時依舊無比勇敢。翻開這本書,就能聽見她在職場上踢正步的聲響,但也要當心被她的滾滾淚水所燙傷。

我很幸運,曾經和這樣一位對自己的工作使命、對自己相信的人生價值、抱著堅強信念的夥伴一起賣命衝鋒過。雖然,事過境遷,在她轟轟烈烈、津津樂道的回憶裡,好像只留下聽訓挨罵的畫面。

 

看更多《像我一樣勇敢》~~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