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小娘
f.jpg
▲位於台南菁寮的聖十字架堂,是由獲得普立茲獎的德國建築師波姆(Gottfried Bohm)所設計


回憶上一次踏進KTV好像是3年前的事,那一次考慮到很久沒唱KTV,所以打算一首接一首的給他來個雙人接力,免得人多唱不到幾首歌……沒想到預計要狠唱4個小時的兩個人才接力兩個小時就接不下去,中間還包括了停下來吃排骨飯的20分鐘——

這一次,因為小娘男人的一群同事,計有:大多數七年級生,少數6年級生,1個5年級生,藉口慶祝聖誕節,企劃了一個「K歌Party之紅白大對抗」,我才再度踏進了KTV,馬上想到的卻是那裡的冰奶茶很好喝。

年輕的時候,總是愛約KTV,蹺課也是KTV,聯誼也是KTV,失戀也是KTV,考完試也是KTV,交完報告也是KTV,跨年還是KTV,連中秋烤完肉續攤還是KTV。

當時身為KTV的主流派,對於KTV裡盡是喝酒、聊天、吃小菜,不唱歌的的大人總是很不解——電視上、商店裡、餐廳裡、公車上、廣播、買的借的CD裡一直不斷播放的歌,怎麼會連一首都不會呢?

這個曾經無解的問題對於現在的我,居然已經完全不困惑(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正值孔子說要站起來的那一年,不是不惑之年啊!),我連對星光大道的了解都只限於楊宗緯其實不只24歲這件事。

所以這次要踏進K歌Party之前,我已經作好心理準備,讓小朋友們High就好,我要喝著冰奶茶,一杯再一杯。
沒想到人一到齊,我們就被紙袋裡的紅球白球分成兩隊,更慘的是我們這隊的年紀在KTV界已經可以領老年年金,計6年級生3名,5年級生一名,所以唯一的七年級生馬上被拱成隊長——才成隊就有落敗的覺悟。

反觀七年級生組成的敵隊,喜不致勝的對我們這隊投以同情眼光,甚至還想讓座給我們。
一連串的項目,「新歌」、「六年級歌曲」、「樂團歌曲」、「台客的歌」、「食物的歌」、「成語的歌」……伴隨著歡呼跟哀號中,雙方揮舞著麥克風你來我往——

在「新歌」項目,我們祭出剛發片的陳珊妮,意外得分。(謝謝老幹新枝的陳珊妮)
老歌——對方年輕氣盛擲出了「河堤上的傻瓜」,被我們的五年級戰友輕鬆得分。(泣)
六年級歌曲——小娘輕鬆唱出張洪量的「美麗的花蝴蝶」,再度得分。(再泣)
樂團歌曲,我壓抑住想選芝麻龍眼或是東方快車的念頭,最後出線的是動力火車,還是贏了——(動力火車,容在下為你倆嘆一口氣……)

於是,就在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情形下,我們這隊贏了!呃……我們真的真的很不想講出「薑還是老的辣」這句話。

最後,在子夜的尾聲,服務生進來對著10個人,挑了兩個他目測年紀最小的要求察看證件,好確認有超過18歲。
一位是七年級的妹妹;另一位,是小娘我——呃…我要說什麼呢?平安夜的神蹟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啊~(哈利路亞,謝謝耶穌!)
e.jpg

▲這一張僅代表小娘的感謝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