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牛小兔)

趕盡殺絕的這一天終於到了。

你就像過街老鼠,必須東張西望,必須躲躲藏藏,必須搭電梯下樓,你右手伸進口袋中深深的握緊那小方盒,確認他的存在,然後算好步伐走到離辦公室門口五公尺遠的空曠處,你在寒風中哆索的掏出菸來(天殺的那菸盒上還恐嚇的印著怵目驚心口腔潰爛的一張嘴),顫抖的點上火,在吞雲吐霧之前,回頭確認一下五公尺的距離,轉身看看離隔壁大樓是否也有五公尺,你小心探望四週是否有如全民公敵窺探的眼睛以及靜待檢舉的鏡頭,然後才狼狽的將菸送到唇邊。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摁熄了菸,沒有菸灰缸,要記得從口袋中掏出衛生紙來,小心翼翼的將菸屍包在裡面,蓋棺之前,你不捨的再看一眼這根菸的容顏,下一次有空檔搭電梯下來,已不知道又是幾個小時之後。將菸屍放進口袋中,乖乖,你躺好,沒事別出來見人呵!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這輩子有這麼狼狽過嗎?好吧,我承認我的人生沒那麼光明,我曾做過一些糟事︰後埔國小四年級教室第二排第四個座位下的口香糖都是我黏上去的,老媽你電視機上零錢盒子裡每週少五塊錢是我拿的,還有學游泳時一直浮不起來結果落入水裡,我緊張的以為自己快死了不小心尿失禁在萬芳社區游泳池裡……但是,我是認真的好國民,每年都繳稅啊﹔我記得紅燈停綠燈行,走路都有靠右邊啊﹔我會說請謝謝對不起,早上起床還跟狗道早安啊﹔我還算努力上進,每個月還認真刷卡促進經濟啊﹔我出版過一千多本書,雖然砍掉了一些無辜的樹,但也做過一些讓人感動的書啊﹔你們就要這樣懲罰我嗎?

 

(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多少人在深夜裡無奈的嘆息……)

 

我堅決擁護不吸菸者的權利,我舉雙手贊成餐廳應該分為吸菸區與非吸菸區,我支持香菸不應該賣給青少年,但是像我這樣一個成年人,已屆不惑之年所以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可以選擇怎麼樣的死去,或是潰爛的口腔或是腐爛的肺葉或是不孕的風險。我坐飛機會摔死、我開車會被撞死、我吃麥當勞會肥死、我嗜肉食易中風而死,還有我抽菸會更難堪的死,謝謝,我都知道呵。

曾經有朋友問我︰你抽菸,那你怎麼交男朋友?啊,親愛的,我從不在我不喜歡的男生面前點菸,只有那想進一步交往的,我才會試探的詢問︰我可以抽根菸嗎?

我抽菸,會到辦公室外的窗邊,會去選擇餐廳吸菸區的座位,會走到機場的毒氣室,會徵得聚會朋友的同意,你們不能連這樣的權利都不給我!你們不能以「為我好」這個理由包裝法西斯主義!你們不能以「為大家都好」這個藉口讓老大哥看著你!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有一天也許我會戒菸,但會是在自由意願之下,不是現在。

現在,我看到過街的老鼠不會追趕,我會買個漂亮菸盒把菸裝在裡面,我會卑微的搭電梯去樓下、去頂樓(希望公司不要搬到101,聽說那兒抽菸來會需要半小時),我會選擇晚上九點以後開的PUB,我會選擇半開放式的餐廳(也許我會開展新的人際網路),但是我絕不容許「你們」——這個國家、這個政府或某個組織、某些衛道人士,強暴的把手伸進我自由意識與領域。

謝謝你們,我不戒菸。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真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