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每次跟朋友聚完會,幾個女生就會拿起電話叫車。我老是覺得不解,有必要那麼小心嗎?再說,只不過不到半小時的車程,又不是要坐上好幾個小時,有必要這麼小心挑選合意的車嗎?

我承認我曾經很小心搭計程車,甚至會要友人在上車後幫我記下車號,但這般小心翼翼也只出現在剛看過電影「人骨拼圖」的那段驚嚇期。可不是嗎?一開頭是一對夫妻從甘乃迪機場招車,是兩個人耶,可是誰會料到,最後竟不敵獨力犯案的計程車司機,而且是在極殘忍的手法下被折磨致死。

說真的,幾年前看完電影,嚇過就算了,我一直以為電影就是電影,沒什麼好怕的,所以還是很鐵齒的用我喜愛的「隨處招車法」搭計程車。

直到元旦的這個晚上,十一點多,當我和H帶著小朋友搭上一輛計程車的那一刻,久違的計程車恐懼症才又重新找上我。

其實現在想起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會招來那台車。不就是像往常一樣在熟悉的清冷的大馬路旁站著等不到車,好不容易,看到幾十公尺遠處有一輛車轉彎直直開來——耶!空車,跟它招手吧!

只記得在它駛向我們時,在夜裡不明光線下,我僅能看到司機靈巧的身影向右後方車門探過去,我沒想到可能是車子的中央控鎖壞了,需要靠他在客人上車前用手動來拉開門鎖。

就怪當時的氣氛太愉悅了,我還漫不經心地跟H說:「這司機怎麼那麼忙啊!」甚至當車子停在我們面前時,我們也沒發現什麼異狀,因為車內太暗了,什麼都看不到。直到我們兩大一小一屁股直接坐進車裡時,我們才驚覺自己上了什麼車!

整個駕駛座和右前座堆滿了衣物,連司機的屁股下面、他和身旁的車窗之間,全都塞滿了衣服!這些用各種大小不一的透明、非透明袋子裝著的衣物,有各種顏色的襪子,有外衣、內衣,有帽子,我本以為那是司機的個人物品,可是看看那襪子,有的是女人穿的。衣服也是,甚至在前擋風玻璃下的台子上,竟然擺了兩支帶花邊的女用彩色塑膠框墨鏡!

我一直盯著前照後鏡看,始終無法從那裡看到司機的長相,一來是車內太暗,二來是他忙著在衣服堆裡穿梭,一下子往右探(因為衣服滿到蓋住右前座大半個車窗,他的身子要相當斜,才看得到右邊的照後鏡),一下子他又要快速縮回身子用兩手轉方向盤。他的身子一直處在前面兩個坐位的中間(沒錯,就是排檔桿的位置)想當然,要踩個油門得費上多大的功夫啊。可是這些動作他做來絲毫不費力,就像布袋戲後台可以同時操弄多具戲偶的師父一樣靈巧高明。

好不容易,後面車輛打了燈照進我們車裡,司機的臉也剛好出現在照後鏡,我一看,真的差點兒昏倒——

天啊,這不是常在龍山寺附近徘徊的遊民才有的臉孔嗎?哦不,說是遊民還真是太美化他了,我覺得他簡直像個沒了魂魄的生物。說他是精神異常也不為過,他的臉大半被亂髮遮住,臉頰有許多坑疤,尤其那雙眼睛,相當空洞,雖盯著前方可是心思卻不在那裡,放在方向盤上面的手指整個扭曲變形,指關節異常突出像長了瘤,他一邊開車一邊用食指搔著中指的癢,配上車內彌漫的一股臭味,還有掛在他後腦勺雜亂而鬈曲的長髮,我越來越肯定,他一定有問題!

我又看向右前座椅背上放的司機相片,是個四十來歲的正常人,頭髮短而平整,臉上更沒坑疤,完全不是眼前的這個人!所以,這車子是他偷來的嗎?因為像他這樣的人,怎可能擁有一台車?也不可能有車行願意讓他靠行吧?那麼,車上的怪味是他久沒洗澡的臭味,還是原來車主的屍臭味?他看起來簡直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會不會他已厭世不想活,說不定正準備去死,剛好遇上我們這三個倒霉鬼趕來陪葬?!

我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偷瞄一旁的H,他懷裡的孩子似乎意識到這輛車的異常,直想尖叫掙扎,已經到了快發作的臨界點。H試著安撫小孩,一面平靜的以緩慢節奏拍著孩子的背,對她說:「乖乖乖~~我們馬上就到囉。」H的口氣雖然很平穩,可是在黑暗中我還是看到他僵硬鐵青的表情,他這番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此刻車子裡是小孩咿咿啊啊不耐煩的叫聲,我的心臟跳得更快,很怕這吵鬧聲會激怒這個精神異常的司機——幸好,家快到了,可我也沒把握他是不是真的會依我們指示的地方停車。

答案快揭曉了,我們一家三口今晚是死是活,也馬上有結果了。我心裡同時也在偷偷盤算做了決定,等下只要安全下車,哪怕他獅子大開口要我們拿出幾千元付這趟通常只要一百元的車程,我也會給他。只要安全。

結果……這個不正常的司機,竟然——竟然就在正常的位置停車了!而且,在我們完全看不到跳表數字(被衣物堆遮住了)的情況下,他竟然誠實對我們報出:「九十元」的數字。他分明不是瘋子嘛!是我誤解他了嗎?總不能因為人家這付打扮長相、車內塞滿許多女用男用衣物,就把人家當瘋子看吧!

下車後,計程車開走了,我和H卻在原地定住了,久久無法邁步行走,腿軟了,全身顫抖個不停,感覺到在過去十分鐘內細胞已死了大半,感覺到肌肉已緊繃到極端、即將爆裂的狀態——有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H說他本來已經做好幹架流血的準備,也在預想要怎麼保護小孩,他說,今晚應該算我們好運,司機的精神病沒發作……我們這一晚根本睡不著,認真回想最早的那一刻,在想當時總該有機會拒坐這台車吧,可到底是什麼讓我們錯過時間做出決定?

其實,一切真的都來不及,都是一秒之間就要有所反應。而當我們發現這個人不對勁,甚至看到前車座都堆滿衣服時,車子也已經上路了。以前招車,頂多會看車子外觀新不新,或是在白天時還能稍稍瞄一下車子內部狀況,可是在夜裡,看不到車內狀況,從外部看車子又是沒問題、挺新的——這時,還能依什麼來判別呢?

這次經歷對我和H的驚嚇度絕對已經到達破表的地步。我知道我再也不會質疑那些拿起手機撥號叫車的女性朋友,我也不敢再隨意招車就上,哪怕是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車程,哪怕有兩個人乘車,我也會乖乖的打電話叫車了,因為,有了這一次的驚嚇就夠了,真的夠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