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7224.jpg   

圖文/小娘

檔案:
負責工作:美編(六年來,寶瓶的封面都是他負責的,慶生會的蛋糕也都是他切的,刀子就掛在手上,怎麼樣?誰敢說封面不佳!)
寶瓶光年:六年三個月(兩次進出,唯一fire寶瓶、又hire寶瓶的人)


小娘我,是一個美編,我負責的是每本書的皮相好不好看……這,在開始寫OOXX的第一篇我就已經寫過了,所以這次又接到社長通知要寫同樣的題材,我想來想去只得把第一篇再重po一次——呃,開玩笑的,最近因為菸害防治法起跑,所以除非我買一塊500坪的空地讓社長跟她的菸可以盡情燃燒(←是菸燃燒不是社長)——否則最好不要激怒到她。

所以就來寫寫從小娘來面試的那一天以後到現在,這幾年,我心裡一直有個疑問……

在我剛畢業,還是貨真價實的"小"娘的那一年,我滿腔熱血都想報效給設計公司,過著成天啜飲咖啡,晚上不用睡,提案,趕稿,做出好設計的日子。
在我打算簽下捐肝同意書的一天,我接到自稱○○公司的牛小姐打來的徵人電話,我心裡想這位牛小姐應該是人事小姐吧,我們很快就約好面試時間。

到了約定的下午,前一晚我因為趕稿趕過通宵趕到快要面試的時間,才匆忙出門,因此一整個精神不濟,接著還因為提前下錯兩個捷運站,眼看時間來不及,我一路用跑的跑過來,還是遲了15分鐘,小娘我有個毛病,一正經就會不知怎麼變得很嚴肅,加上沒有睡,所以本人到了面試場合,幾乎沒有笑過(←=_=)。
我到的時候牛小姐正在指揮裝招牌的技術人員上上下下調整,呃,我是說招牌。
而跟我面試的人居然就是牛小姐本人,我這才知道牛小姐不是人事小姐。

雖然我滿心都還在提案尚未通過的設計案上,但因為天生認真的個性,我還是仔細的跟牛小姐介紹我的作品集。
最後,牛小姐在問了我這個人好不好相處?我說,還可以(←=_=依然是這個表情)之後,就在這個下午敲定了上班日。

離開以前——我,真的,很白目,的開口了——

小娘:那試用期滿會加薪嗎?
牛小兔:呃,(沈默中)……不會。
小娘:那公司每年固定加薪的時間?
牛小兔:呃,(再度沈默)……沒有。
小娘:掰掰。
牛小兔:不送。

就這樣小娘來到寶瓶。
在新年新希望的這一天,我真的很想問「牛小姐,你那天應該有想要開扁吧?」
(呃,牛小兔,你如果要回答我,真的……有話用講的就可以了……多想兩分鐘,你可以不用這麼做。)

最後,還是要應景一下,
祝買過或未來會買寶瓶的書的讀者「新春吉祥,恭喜發財,閤家平安,牛年行大運!」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