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檔案:
負責工作:編輯(寶瓶最文學與最情色的事都是他幹的,很分裂吧?)
寶瓶光年:五年半


做外文書以來,最常遇到朋友對我說:「我有個朋友是從國外回來的,他英文很好,可以做翻譯……」,要不就有人說:「某某某現在在家帶小孩,她本來是教英文的,現在沒工作,有沒有書給她翻,算幫她忙……」,再不就是會遇到寄來英文能力通過什麼檢定合格的自薦者說想做翻譯……

接收到這些訊息時,我總會哭笑不得,因為光是英文好的人不一定中文就好,不一定就能擁有詮釋的能力。還有,我實在很難因為人情而發譯稿,如果那個人翻得很糟,我能罵他、拿刀去砍他嗎?不行。最後還不是得要自己默默的修潤,麻煩還是會落到自己身上。所以,常因為拒絕發譯稿給某某朋友,我就成了朋友口中的「不近人情」、「六親不認」。

其實要怪,就只怪我的那些朋友對我的工作內容不瞭解,以為我平常就是在網路上逛,然後像在逛賣場一樣,看中喜歡的書就用公司的錢簽書買書,接著就可以把書發給任何一個懂英文、會寫中文的人,等有人譯好了,我又可以當個快樂的讀者,讀到第一手的譯稿——但是誰知道,我平時不是在網上逛著玩的,我也不是公司付錢買外文書我的責任就沒了,更不是人家完成翻譯我就可以翹著腳享受單純的閱讀樂趣——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說真的,有時我還真覺得做外文書的流程大致說來,就像生孩子一樣。

首先,你要先決定跟誰生,你要先挑到你喜歡的對象(像挑書),兩個人要不要在一起、要不要成為正式的夫妻,要經過一場掙扎,然後需要結婚登記,要法律承認(這過程就像跟版權公司搏鬥、議價,沒簽妥合約的書身份不名,說穿了,就是在印盜版書)。好了,等你們結了婚,懷孕了,總要找對醫院和醫生幫你產檢(如同找譯者),等到生產時,醫生不僅要強,可以應付生產的突發狀況,他也要有個團隊協助他(像出版編輯)。接著,孩子出生了,父母可以不管嗎?不行,你要給他好的教育,給他一個完善的成長環境(就像出版後的行銷及通路)。

那到這時候,你對這個孩子的責任盡了嗎?是不是他會走路能獨力了,你就可以不管了?不行。這也如同一本書,你不能只顧新書上架時期炒熱它,你還要面對國外賣書給你的人對你這家出版社經營書籍能力的評估,以及接下來每半年或一年用版稅申報來「關懷」你的成績的反應。這是一連串、無止無盡的責任,因為你做不好,就沒有下一本了……

我知道,每次即使我說了一堆工作內容的事,朋友還是不會懂,所以最後,我只能笑笑說:「好啦,有不錯的譯者還是歡迎推薦」、「有不錯的書別忘了告訴我。」

所以啊,如果再有人對我做的外文書不瞭解,我也只能用生小孩的歷程比喻給他聽,再不懂,就只能報以笑容,畢竟我們都處在誤解別人工作的狀態中,其實,只要願意體諒,一切都說得過去啦。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