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妳可好?.jpg
(文/我的貓)

我像箭一般,咻咻咻閃過一個又一個人,我狂奔在忠孝東與基隆路口。

我心裡犯嘀咕,真不該和對方約在星期五晚上,怎麼餐廳難訂,連過馬路的人也超多。

才咻進捷運站,我閃進一排人最少的隊伍。1、2、3、4,呵呵,我是第5個!這成績還不賴,表示我在捷運上有機會找到一處空氣清新的淨地。我不怕擠,不怕前胸貼後背,就怕那,流汗打球,打球流汗,一天裡不斷重覆這兩件事的臭男生,那悶了一天的酸臭鐵定可以殺死地球上最強悍的生物
——小強。

但一個轉眼,1、2、3、4……5,我竟然成了第6個。

怎麼可能?但我沒數錯,確確實實1、2、3、4……5,我是第6個,如假包換。

這插隊也插得太自然了!這位穿黑衣、牛仔褲的小姐,像是沒看到我一樣,直接站到我前面。吃驚的我,摸摸自己身上的肥肉,誰都可別跟我說,我瘦到她沒看到的存在。

遇到人插隊,我通常會客氣提醒對方。有一次,我還對著一位貌似黑道的流氓大哥,請他排隊,結果朋友對我說,她只是想看場電影,一點也不想冒身上被捅好幾刀的危險。

這一次,我那小小的衝動又出來了,「小姐,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排……」

我那「隊」字都還沒說出口,就活生生被一張臉給完全堵回去了。

什麼臉?現在不是農曆七月,雖然不是大白天,但也很亮,且人潮又洶湧地像大浪般的市政府捷運站,再加上,以及最重要的,我八字很重。

那是一位很年輕的女孩,也許不超過20歲,她大大的雙眼哭到又紅又腫,可能一時哭太急哭太兇了,她的臉上全部都是眼淚。

她的臉上寫滿傷心,她的眼神更有種茫然無助,好像有什麼她無法承受的事情狂亂的發生了。

看到她,我嚇了一大跳。我想起多年前,我在永和一家郵局,因為忍不住驚異與傷痛,而不顧身旁的人來人往,就放聲大哭的放肆與瘋狂。

我知道,在大庭廣眾上會痛哭,一定是遇到很痛的事,而那種痛,是一刻也無法忍住。

女孩右手拿著手機,沒有講話,但眼淚還在臉上流。

捷運來了,我上了車。人很多,我沒看到哭泣的女孩,但我希望她還好。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