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野兔的那一年

文/ abe

盛夏六月,刺眼的夕陽光線穿透佈滿灰塵的擋風玻璃,讓人眼睛不舒服。
近中年的記者瓦塔南和攝影師同事,兩個人都近中年,年輕時種種理想早已遠去,遠到不可能會有實現的一天。他們都已婚、都在婚姻中遭遇背叛、都對人生感到失意、都有初期的胃潰瘍、也都憤世嫉俗。

(以上這一段描繪會不會讓你覺得很熟悉?你覺得那就是你自己?你覺得人生就是這樣了,大水一來,每個人各自在海面浮浮沉沉,人生再也不會有美好的風景,生命中再也不會有任何奇蹟?)

車子行駛在鄉間小路,但是兩個疲倦的人對於眼前美景視若無睹。一直到,他們撞到闖至路上的一隻野兔。

攝影師同事跟本就不再乎野兔死活。不過就是一隻兔子嘛。但是記者瓦塔南下車步入樹林尋找受傷的野兔,因此被同事拋棄在鄉間。兩個人的命運就此分道揚鑣。故事,就從一隻蹦蹦跳跳的野兔開始。

(在一個莫名奇妙的路口轉彎,會為人生帶來多少可能性?就像居住在堪薩斯草原的桃樂斯並不知道,某天的一個颶風會將她帶到翡翠城,並展開一段讓全世界小孩都流口水的奇異冒險。)

接下來瓦塔南的人生完全不一樣了。他決定要照顧受傷的野兔—不是帶回家關在籠子裏餵紅蘿蔔的那種喲。是野兔嘛,就要讓它生活盡量貼近大自然,於是瓦塔南辭去了收入穩定的工作,也告別了那段猶如雞肋的婚姻,帶著野兔,慢慢的、悠閒的朝著翡翠城走去。

(我想你一定和我一樣被封面那隻兔子迷住了,並且迫不急待找到這本書一氣呵成閱讀完畢。你會像我一樣,專注到忘了眨眼、忘記換氣,只想知道最後的瓦塔南和野兔究竟怎麼啦?最後,你會和我一樣,瞇起眼睛、滿足的嘆口氣,並且下了這樣的結論。人生並不是就是這樣了。生命有無數種可能。我們需要的,只是出發上路。)

★原文刊載於【
就是愛玩…just have fun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