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娘)

shyde.jpg

▲這是在巴黎收下的其中一帖

(圖片來源:法國shyde官方網站)


從小我就愛穿洋裝,能夠一邊旋轉著一邊畫出ㄧ個飛揚的大圓的裙子,我尤其喜歡,穿上了總要不斷旋轉給來人看。

 

上了小學,我唯一的褲子是學校冬天的制服褲跟體育褲,就算是冬天也總是穿著小洋裝搭著厚襪子,媽媽給我準備的小大衣,我總是一邊忍住噴嚏一邊搖頭說不冷,不肯穿上。我奇怪有人發明大衣這種醜東西,整件到底一個黃土或灰石的顏色,大鈕扣,沒有蕾絲,沒有亮亮的小珠子,沒有緞帶,旋轉起來不動如山,最糟的是一穿上去,我的洋裝全部被遮住,只剩下雙腿上深色的一截厚襪子套在娃娃鞋上。

這樣誰還能看得見我美麗的洋裝呢?穿著洋裝的時候,我決計不穿大衣。


上了國中,假日同學們相約,人人總是穿著短褲,誰要是穿了件破牛仔褲來,就分外覺得好看,再沒有人穿裙子,穿裙子好像變成是大人的事,同學間彼此抱怨著為何媽媽總想把自己裝扮成愚蠢的女孩樣?若是誰家的媽媽給她買了一身漂亮褲裝,其他人總會投以「你媽媽好好,好新潮。我媽都給我買洋裝——」的眼光,洋裝的地位一落千丈。

那幾年,衣櫥裡幾乎沒有洋裝,有也成了跟媽媽出門時爭執的口實,唯一的例外是學校的百褶裙,只有開朝會的時候要穿,朝會一散運動褲也就隨之換上。

高中的時候,褲裝的魔咒早在同儕間散去,短格子裙配上當時日本飄洋過海來的象腿襪蔚為時尚,我重新回味起美麗裙擺對我的引力,在試衣間裡我看著穿上裙子的自己,不敢置信,我看著自己這幾年安穩裹在褲子裡的雙腿,肥美白嫩,毫不纖細,——只能噤聲的把裙子換下,心裡哀傷,如同國小畢業後那一年在導師家的同學會,拗不過媽媽的執念,我成了在場唯一穿上腰際背後繫蝴蝶結小洋裝的女學生。

曾經我不屑與之為伍的洋裝,現在換她對我睥睨以視。
我跟洋裝,洋裝跟我,開始有時不我與的遺憾。

偶爾在試衣間裡,對著鏡子轉身,墊著腳尖,想像雙腿如果再細一點……總是在這種時候我下了決心,要把鐵杵磨成繡花針,為了這美好願景,買下根本不會穿的洋裝,我毫不心虛。
我試著抬腿,按摩,敲打,把漫長的時間耗在健身房的機台上,即使已經餓到頭昏,肩膀的骨架分明,穿上衣櫥裡的洋裝卻依舊遙遙無期。

上一個夏天,我發現一襲美麗的東西,那是直墜到足踝的長洋裝,完完全全把我對纖長雙腿的遺憾收藏在裙褶裡面。
像是久病拿到的一帖解藥,只拿一帖不能心安,總要抽屜裡放滿才甘心情願;夏天未到,已經收滿十二帖,沒有手軟。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