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史丘貝來自一個古老又財勢顯赫的家族,還是單身,就一個人住在我們這邊上好地段的一間大房子裡。

他家財萬貫,來往的朋友也都是有錢人,不外乎法官、律師、生意人或曾經做過生意的。這群朋友,人人都至少擁有一輛轎車代步,除了我、哥哥和史丘貝他自己。其實史丘貝是買得起車的,只是看他想不想買,他的朋友都很瞭解這點。因此大家覺得他很奇怪,有時會叫他「怪老頭亞伯特」。

但我和哥哥沒車,卻是另有原因。

哥哥身為醫生,實在沒道理不買車,再加上他一直在騎腳踏車,也證明他的確需要轎車代步。對於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醫生是很神聖的職業,都可以和神父相抗衡了,就算沒有轎車也登得上檯面。哥哥試著打入史丘貝的交際圈,而這個小圈圈根本不甩沒錢沒地位的人。

那些有錢人走進來時,發現史丘貝和一個他們不認識的人在一起。而關於介紹別人這件事,我不得不說,史丘貝實在很有辦法,他可以把一個人介紹得天花亂墜,讓他的身價至少上翻一倍。如果是部門主管,他就說對方是經理;如果是穿著便服的上校,他就介紹對方為將軍。

但我呢,可是個棘手的個案。

就如各位所知,我只是通用海運造船公司的營業員,所以實在沒有什麼好讓他發揮的。營業員沒什麼好讓人敬畏的,只是一個赤裸裸攤在世人面前的身分。

不過他稍加想了一會兒,沒多久,就跟他們介紹我為「造船廠的羅曼先生」。

他認為我們公司的名稱又長又難記,而且也說得太白。他知道這些朋友中一定會有人認識這附近大企業的高階主管,很有可能當場就揭穿我無足輕重的社會地位,所以他絕口不提營業員這個字;他也知道,說我是營業員就好像敲我一記喪鐘一樣。我只是想要瞞混過關,但史丘貝卻給我上了一層保護色,這也是他唯一能幫我的。

「所以您是工程師?」坐在我旁邊、有著一口金牙的男人問道。

「是監理。」我的朋友史丘貝回答。他很清楚要成為工程師必須上過大學,要有文憑,還得飽學不少技術的知識,「監理」可以免去我第一次與人對話的諸多困擾。

我笑了,為的是讓他們以為「監理」背後暗藏著什麼天大的祕密,等待著時機成熟水落石出。

而這些人卻偷偷打量我的西裝。感謝老天,雖然剪裁不是非常完美,不過看起來沒穿過幾次,算是通過了他們的「檢閱」。接著,他們開始不理我了。

★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最新外文書《起司》
★《起司》(KAAS)搶先看——PART Ⅰ
★《起司》(KAAS)搶先看——PART Ⅱ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