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司

故事從母親的死亡開始,結束在羅曼一個人掃墓之後,頭尾呼應著,心頭卻宛若才拋下時頭的湖面,漣漪正烈,說不上來的一種惆悵交雜著豁達,很矛盾的感受,想對數落個羅曼幾句,可又使不上力來說嘴,這書讀來輕薄短小,文字也很好讀,甚至有種瑣碎的輕快。

母親的死亡掀起了序幕,作者藉由羅曼描述母親的種種,帶領我們深入羅曼看世界的角度--一種卑微的嘮叨,堅持著的細瑣碎語使得羅曼的小人物形象完整呈現出來。羅曼對生活是非常有意見的,也很注重細節,更有著非主流的堅持。

描述母親生前的狀況就足以看出羅曼的窘迫,他在意世人的眼光,可不懂得如何自處,他用世俗的標準看待一切,卻又不完全認同,整個人就是矛盾的結合,當然這詭妙的安排足以代表任何一個庸庸碌碌的人,這不僅僅是羅曼的故事,更是每一個人內心隱藏的掙扎。

瞥 見過上流社會便念念不忘,就算自知不屬於那個世界也要低著頭作陪,羅曼很自卑,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領薪階級,有機會與企業老闆們每週聚首,聽著別人說談著 自己不了解的世界,彷彿能跟著不理解的事物一同進入另外一個世界,命運總是給人們機會,聚會主人史丘貝先生介紹了一個機會,讓羅曼能晉升為老闆。

一 個老闆!啊!不是一堆小員工裡面的一個,而是坐在氣派辦公室裡面的生意人,有自己的辦公桌、電話、打字機,還要印自己的信紙,這一切是多麼夢幻,可是,史 丘貝讓這一切發生了。羅曼的內心顫抖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呀!他連自己都沒敢作這樣的夢想呀!他這樣的一個老員工,從沒見識過什麼大世面的人,可以成 為一個企業的老闆,他一定要好好地做這筆生意。

我們每天都夢想著一些東西,或許是不敢奢望的,然後就有這麼一天,這個東西從天外飛來撞個滿懷,彌補了長長的期待,這個夢想如此珍貴,以前也不敢說出來,怕人笑話,可現在,握著夢想實現的車票,我們就要隨著羅曼一同去實踐理想了。

整 個過程,完全是羅曼式的浪漫,細細瑣瑣的思考、行動,顧及這個也不能忽略那個,於是羅曼確定了起司的優越品質,打理好了辦公室,採買了辦公桌子,租用了打 字機,這打字機可一點而也不能馬虎,至少跟他上班時用的一樣,這樣才會順手,啊!還安裝了電話,也沒忘取了個響亮的稱號,還有還有跟人家往來的信紙,只些 都必須打點好了,羅曼才能安心做起司的銷售。

讀著讀著,有種微妙的趣味,羅曼的自卑開始膨脹,漸漸有了自信,可這自信是怎麼來的?自信不 是誰人給的,是一直一直都在那裡的,當自卑褪去,自信便浮現了,整個樣兒才正有些眉目,羅曼與富人們的聚會開始不一樣了,羅曼開始大聲說話了,也不再敬陪 末座了,彷彿整個人有了生氣似的。

作者處理著細微的心理與外在轉變手法很細膩,讓人完全跟著不甚討喜的羅曼一同慢慢轉變,很好讀的小書, 故事很簡單,可是蘊含了很深的看法,很久以前的創作讀來卻一點也不會脫節,字裡行間在在都是瑣碎、深刻思考的想法,很妙的創作手法,單單就一件事情,擴 散、渲染、再擴散、再渲染,足實讓我看清楚頭腦掌權的方式,先丟一個問題,解決了,再引出相關的問題,再解決,一直不斷尋找的待解決的問題,重複著解決與 尋找問題,然而所有問題的源頭都不去動,讓賣起司這件事兒不斷不斷製造出困難與限制。

人生就是有著種種機會,冒險過後,羅曼學會了惜福,生活不再沉悶了。

★原文刊載於VanityGeneration

★看更多的《起司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