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妻子是大學同班同學,認識之後就一直在一起,妻子和他共清貧同患難,是世上最善良賢淑的女人,他也對她用情至深。然而如今,愛情竟不請自來,要他明白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生活在一個自欺欺人的謊言下。「一個自欺欺人的漫天大謊。」他這麼想著。

他也想盡辦法打聽更多關於那個女收銀員的事,例如她住在哪裡、姓什麼,哪幾天去上班等等。他推斷她只是來打零工,因為她幾乎都在下午才去上班。有幾次他偷偷地從公司溜出去幾分鐘,跑到多瑪士繞了一圈,但都過了中午還是沒看到她的身影。他無法把她的工作時間排出一份確切可靠的一覽表,只有星期五下午和星期六是她一定會在的日子。她不是坐在收銀台,就是在整理貨架,把購物車推回原處或者將購物籃整齊擺放在入口處。

「我很高興她戴眼鏡,」他想,「那樣子真是風姿秀逸,分外清純。」但他又想到,現在根本不流行戴眼鏡,已經沒有幾個女孩戴眼鏡了。他相信那些女孩是出於虛榮,為了炫耀自己的美貌而不肯戴眼鏡。他試著去想像她不戴眼鏡的模樣,但也曾經心存疑慮,怕她不戴眼鏡就變得平庸而無趣。不過他不相信會是那樣,或許還恰恰相反,沒戴眼鏡的她也許更顯得清純秀麗、更完美無瑕。他常常溜到一旁的雜誌架這裡翻翻那裡翻翻,眼睛卻總是飄向那個女孩的方向。如果沒有熟人出現的話,他可以站在那裡看個一、兩分鐘也不會引起注意。他盯著她看,看她的頭髮、她裹在藍色制服裡的嬌軀、她的唇,還有眼鏡。突然間,他又感到內疚不已,怪自己不該這麼下流,簡直成了一個愛偷窺的大色狼。但他也反省自問,他究竟有沒有權利這麼肆無忌憚地盯著她看。「可是我克制不了。」他對自己說,「她那麼美,我實在克制不了。」而且,他認為一個人的美貌不僅屬於那個擁有的人。一個美麗的人就如同一件藝術品,可以任由所有的人來觀賞。「她畢竟住在這裡,」他想道,「既然住在這個地方,那麼在這裡遇到她的所有人,都可以飽覽她的美色,親近她的芳澤。」

他搞不懂那些開食品商店的有錢老闆,竟然沒發覺這樣的營業員本身就隱含巨大商機。顯然開時裝店的早已領略箇中利害,開香水店的也洞悉此道,他們哪個不是應徵頗具姿色的女孩來促銷造勢。那裡的女孩個個精心妝扮自己,帶著渾身迷人香氣朝櫃台後面一站,店家便會財源滾滾。這類女孩的容貌自然就是行銷,女顧客看了便想要購買仿效,男顧客則看得怦然動心,成天只想黏在店裡。可是去食品商店的人總是倒足胃口,因為那裡的店員一臉不討喜。例如多瑪士超市的收銀員,個個比醜,看起來就像遭受自然災害般讓人不忍卒睹,也像鮮肉冰櫃裡放得太久的不新鮮貨色。她們都是這副模樣,只有英格麗是例外。

每天夜裡他都夢見她,每個白天都惦記著她,尤其是她那付眼鏡,「她不戴眼鏡會變成什麼樣子?」他曾在電視裡看過一部老電影,影片裡亨弗萊‧鮑加闖進一家書店裡,那裡坐著一個戴眼鏡的可愛女孩,疲憊不堪的鮑加卻沒發現她,直到她把眼鏡摘下來,他才如同第一次看到她,於是把她擁抱在懷裡,悄聲說道:「哈囉,寶貝。」有好幾個夜裡,他夢見他把手伸到英格麗臉上,摘下她那付眼鏡。他終於見到她不戴眼鏡了,他終於看到她的雙眸,她也終於正眼看著他了。醒來後,他總是不斷回味著夢裡的那一幕:他緊貼著她,充滿愛憐地撫摸著她的臉,然後小心翼翼地抬起她的眼鏡,輕輕地從她臉上摘下來——摘下她的眼鏡,使她變得完美無瑕。

他發現她的目光完全被眼鏡遮蔽了。她根本就沒在看他。於是他改變策略,去多瑪士超市買東西,如果遇到她在當班,便選擇到別的收銀台去,即使她的收銀台前空著,他去的收銀台卻排著長隊,他也還是站在別的收銀台前,但雙眼仍然盯著她,期待她回頭看他一眼。然而,她還是沒看他。他只好讓妻子去那裡採買,自己跑去逛其他的商店。他甚至改用電話訂購商品而不去多瑪士,心想她必然會注意到這位顧客不見了。他不想再惦記著她,但越是這樣他反而越想念她。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她,到哪裡都看到她:電視上的播報員是她,洗髮精廣告的女孩全是她,在街上擦身而過的女人也是她,甚至連鄰居小女孩也讓他想起她。因為他女兒和三個鄰居小女孩組成了「辣妹合唱團」,其中有個扮成「猛辣妹」媚兒B的小孩,也是裡頭唯一戴眼鏡的。他最喜歡她了,覺得她是裡面最出色的,這也是和眼鏡有關。

他已經四十五歲,已婚,有兩個孩子,現在愛情來了,進入了他的生活,他卻一點主意也沒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有天夜裡他夢見和英格麗一起跳舞,彼此緊緊依偎著,就在多瑪士超市裡踏著輕盈的舞步,和從喇叭源源湧出的樂聲配合得天衣無縫。可是突然間,他看到她眼鏡上蒙了一層發霉的奶油。他掏出手帕想把那團奶油擦掉,可是他越擦,那奶油就越擴散,濺得四處都是,到後來整間店裡全都浸沉到發霉的奶油裡去了。

過了幾個星期之後,他又開始到多瑪士去採購了,因為他無法忍受對她的思念。在採買之後,他就像過去一樣走到她的收銀台前。她終於看著他了,他很肯定她看著他,卻不確定真正的原因,只是發現她抬起頭來時,似乎就這麼忽然發現他的存在。說不定她有留意到他是怎麼含情脈脈地凝視著她,也可能發現他更換收銀台後隔了一段時間之後又重新回到她身邊。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曾經在收音機裡聽過這種說法:科學家認為,人類擁有某種不自覺的嗅覺能力,可以聞出比迄今所知的味道還多得多的氣味;其中一種,就是可以聞出身邊有人情緒緊張時所散發出的氣味,因為那個人的身體會分解出一種特殊的氣味,被周遭的人在完全無意識之下接受並受到影響。這是他從收音機裡偶然聽來的,雖然他也不是很明白,只能說或許有點道理。反正不管怎麼說,他知道現在她注意到他了,知道有他這個人,甚至可能還知道他對她懷有一片痴情。

有一天,他在超市裡和她打了個照面,他的心裡才有了點底。那時他正把一包包早餐什錦麥片、玉米片扔進購物車裡,是包裝上有隻小蜜蜂的垃圾食物,雖然一點都不對他的胃口,不過他覺得她會喜歡,為了博得她的歡心,他才買了一大堆。當他轉過身來,剛好看到了她。她大概是剛從休息室走出來,停下腳步朝他看了看。究竟是不是在看他,其實他也沒把握,因為她在走動時仍戴著那付該死的眼鏡。「畢竟她停住了腳步,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間,」他後來想,「但就是那短短一瞥,才能看透一個人的本來面目。至於沒有開口說話,反而勝過千言萬語,因為在無聲的地方才能聽到真正的心聲嘛。」他曾經在一則眼鏡廣告上看過一句話:「真情流露在你的眼裡」。他知道這是一句至理名言。「現在我的心踏實了,就像吃飽喝足了一樣。」而他的購物車倒是滿到了極點,一車裝的全是早餐麥片、玉米片之類的食物。「現在我的心踏實了,」他想道,「連往後幾天的份,也吃飽喝足了。」

那次之後,他每次到多瑪士超市採購時,她總會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一下,但她的眼鏡總是往下掉。不過他現在心裡有底了。眼波流轉,風情暗送,這匆匆的一瞥就是一切,這就夠了!他心裡有底了,她的眼裡有他了!「現在我的心踏實了。」他再次這麼想。


★《莫布里公寓》(Bikubesong)搶先看——PART Ⅰ

★看更多的《莫布里公寓》(Bikubesong)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