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jpg  

文/爵士

「你信不信算命?」
朋友這麼問我,教我很難回答。
說我信,好像不是那麼信;說我不信,可每每我卻又為那幾句話語放不開心。要不,就是常常被姐妹或朋友的算命經驗嚇得說不出話來。所以我到底信不信?

我只記得在二十歲前,我算了不少命,不管是人算、電腦算我都很熱中,而且每次算的結果都差不多。比如說到過去,就會說,你小時候曾有過一個大關卡(生大病)、家裡缺男丁、父母的背景、家裡的姐妹……這些都講得很準。

而關於未來的部份,也都如出一轍,讓我覺得天空一片黑,好像很難有改變的可能。他們總會這麼說:「你以後會當人家的姨太」、「你三十歲時會有個大劫」、「未來的老公會是個大胖子」、「你以後會有四個小孩」……

所以有段時間,我不喜歡算命,也不給人家看手相。但是讀高中時,同學們迷的是玄奇力量,比如錢仙、碟仙、守護神。有一陣子班上女生尤其迷錢仙,即使我很不想又獲得一樣的預測,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也一定跟著同學一起把手指擺在那個小銅板上。

一開始,大家對錢仙的提問都還算節制,會問「今天老師會不會隨堂考」、「你猜誰誰家裡有幾個人」,先來測試一下錢仙的功力。幾次應答無誤後,慢慢的,我們這群女生的提問尺度就越來越大了。

有一天,一個同學提議,不如來問錢仙我們未來的丈夫。一聽到這個,我很猶豫,就怕錢仙又會指出我未來的丈夫是個胖子。但既然說好要一起問,我也沒理由退出,當然硬著頭皮聯手到底。

果然,輪到我時,錢仙又說得跟算命的一樣,說我以後會嫁給胖男人,還說會當人家小的。這就算了,我已聽習慣了,但想不到,這個回應竟讓同學high翻了,又進一步問錢仙我會幾歲結婚。
「19歲。」錢仙說。
丈夫的職業呢?
「農。」
丈夫年紀?
「大20歲。」
可想而知,同學這時已笑得無法再把手指好好放在那銅板上,而我,卻只想將這個臭銅板扔得遠遠地,讓它死一死算了。

這是許久前的事了。後來我們班上的錢仙熱是在一個同學車禍腦死不到一星期走人之後冷卻下來的。

而真正冷卻我熱中算命的興致,則是高二暑假的那副塔羅牌。

當時唸大二的姐姐,因為在學校參加塔羅牌社,自覺研究了一段時日,絕對可以為我測卜未來。

又來了,我的未來有什麼好算的呢?怎麼算都是那些令人氣餒的預測,反正已經注定要嫁給和相撲選手一樣肥的男人,而且是個大我二十歲的老農夫,說不定他死了老婆,已有小孩,可我還要再幫他生四個小孩……這些都改不了了,你就等著以後到南部鄉下看你妹吧。

「那我們別測那麼遠的事,只算你今天的運勢就好了。」姐央求我。

果然,熱中算命的人,最愛從身邊的人下手,就連我這個年幼的妹妹的「一天運勢」也不放過。

我忘了我抽到哪張牌,總之,姐給我的預測,是我這麼多次算命以來,最好的一次,簡直像抽到了上上籤。我還記得她眼神發亮的說:
「這張牌太好了。你今天絕對有意想不到的驚喜,絕對好運!」

結果,我的這一天的確「很好運」。而且就在姐預測完不到二十分鐘,我馬上知道我這一天意想不到的驚喜是什麼了。

剛從外面回來的爸爸,把我叫到客廳去。他一臉嚴肅,眼光緊盯著手裡的一張紙,坐在一旁的媽媽無奈地望著我,他們兩個都沒說話,氣氛相當凝重。我偷偷瞄了一下,發現爸旁邊有個信封──原來,成績單寄來了……接下來的事,我也不必多說了,當然是被罵得相當慘,讓我幾乎想進房去踢翻姐姐才開張不久的算命攤。

有些朋友說,那是我姐學藝不精,可是不管如何,從那次起,我真的不想再拿自己的命去算了,儘管我也好奇玄異之事,也喜歡聽別人講些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但對於算命,我始終抱持著一個距離。

不想算命,一方面也是不想被預測,不想產生依賴。試想,如果算命說我以後哪天會發達,假如真被他說準了,真的發達了,我也沒什麼好開心的,因為那代表我命中本來就有這個格局或安排,不是我做了什麼努力,不是我靠一己之力得來的。那多沒意思啊。又如果,他說我命裡有什麼劫難,我應該也不會樂於聽到,因為在劫難到來之前我一定過得很恐慌不安穩吧。

總之,我還是認為算命是一種結合統計學與心理學的活動。而且當算命的十件事只要說中了一件,我們很容易會忽略他說不準的剩下九件,甚至會因他說對了一件事而誇大相信他的功力。

算命甚至也像是嗎啡。通常會去算命,一定是心裡有沮喪有不安,這時如果你求助算命,那絕不是好事,而且很容易讓自己一次比一次陷得更深,像吸毒一樣,對算命的需求越來越大,產生了依賴感。接下來,做任何事都要去聽從算命的預測,那很恐怖,因為你已不再相信自己了。

所以說我信不信?
我很願意相信,這世界上或許真的有人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但這種人通常是很安靜的,他或許更害怕被人注意到,而受到不必要的干擾。但我也不完全否定算命這種活動,儘管一個人的運勢及未來,應該不是那麼容易靠幾個數字或圖象就可以被預測出來,但算命在某些時候還是具有安撫的療效,只是要適可而止。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