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久了?.jpg

文/我的貓

這幾年,每一次到書店介紹華文文學,我的聲音總是大不起來。

其實我希望自己可以大聲,而且理‧直‧氣‧壯的大聲,再也無需顧慮書店的看似不專心,或眉宇間的微皺,或嘴角閃過的一抹訕笑,彷彿我正在介紹一個不甚起眼的商品,希望對方能稍微青睞。

當然,書店的難處我們不是不能理解,那冷酷現實的銷售數字,彷彿一大塊又冷又硬的冰塊,直接朝人狠狠砸過來,那痛,我們懂,而那漸漸被冷卻的熱情,我們更總是在經歷。

所以,也許你會問我:如果我不是編輯,我還會讀華文文學嗎?如果我不是因為工作所需,我還會掏錢去買華文文學嗎?

這問題真難回答,也真尖銳啊,不過我承認,我的書架上,翻譯書佔多數;我也承認,當我逛書店時,我的目光較常停留在翻譯書上。

但我也始終無法忘記,當年《千江有水千江月》、《停車暫借問》帶給我的巨大衝擊與悸動,我邊看邊哭個不停,又很怕被愛嘲笑人的弟弟瞧見;我也還記得高中暑假時讀《野火集》,那時身體裡瞬間血液滾燙的奔流,即使當時是30幾度高溫的七月天,我現在回想,如果當時有人要發起革命,以我當時的熱血,肯定會摻一腳;我更記得王安憶的筆,總是能百轉千迴的一字字擊中我的心,在《長恨歌》裡,她對於人心瞬間微妙的複雜與轉變,精準到讓我崇拜又佩服。

這世界很大,每個角落都在發生故事,各式的翻譯文學,總是能讓我們看見不同的故事,而那視野、那寫法、那故事,可能都超越華文文學許多,但華文作家卻是緊貼著我們的脈搏、我們的呼吸、我們的靈魂而寫,這也是某些華文作品能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的原因。

這不是一篇要為華文文學請命的文章,畢竟華文文學的低迷已不是新聞,我只是想以一個編輯的心情,以及一個因為讀到許多華文好作品而顫抖的讀者心情,希望大家逛書店時,能翻翻華文文學,給華文文學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感動的機會。

不過,這個月到書店介紹書時,卻有了驚人的意外發展。

當網路書店編輯睜大眼睛,帶點遺憾,又帶點激動地對我們說:「感覺上超好看耶,唉唉唉……」她這幾聲唉唉唉,是因為我們忘了帶剛印刷好,還滾燙滾燙的《殺鬼》。而那一刻,我還真想請公司同事飛奔送過來。

謝謝網路書店的XX,我想你一定不會介意我這偷偷二度爆料,對不對?也希望你和我們一樣,都愛這隻鬼!


★★了解更多《殺鬼》~~

★★歡迎參加│《殺鬼》│試讀贈書活動:http://aquarius0601.pixnet.net/blog/post/23960044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