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銘和正通過冰河裂隙

2009-08-01 中國時報 【邱祖胤/專訪】
 
愛山成癡的高銘和,一九九六登上聖母峰,卻因受困高山,失去了手指腳趾,鼻子也挖掉。他沒有因此自暴自棄,反而以過人的毅力,復健後不到三年後又投入登山,繼續他決定攀爬中國一百座山的《中國百岳》計畫。他的攝影功力仍在,登山技術仍在,帶回來的精采照片及動人故事,激勵了每一個人的心。
 
「我從來沒有過征服一座山的想法。排除萬難登頂,為 的是征服自己的懦弱與狹隘。」高銘和表示:「矗立在眼前的人生大山,已經夠險、夠艱難,足夠我用一輩子去挑戰。」
 
十三年前在聖母峰與死神搏鬥的過程,高銘和今天仍心有餘悸,新書《一座山的勇氣》記錄了這段心路歷程。
 
搏死神攀聖母峰 新書全紀錄
高銘和生於一九四九年,在瑞芳長大,山區就是他的遊戲場所。中原大學土木系畢業後進入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工作達廿年,在同事鼓勵下接觸登山及攀岩,成為登山愛好者,一九八二年開始遠征海外。
 
一九九一年他在旅行西藏途中,看到日本人白籏史朗的攝影集《尼泊爾.喜瑪拉雅》,愛不釋手。當時台灣已出版《台灣百岳》,日本也有登山圖鑑,唯獨沒有《中國百岳》相關書籍,他興起《中國百岳》拍攝寫作計畫,開始尋找贊助者。
 
當時高銘和年過四十,正值事業頂峰,他卻辭去工作,花兩年時間蒐集分析資料。除了「百岳」的選取,還要研究路線,最後手工完成厚達四百頁的計畫書。日本《山與溪谷》回函肯定他的偉大計畫,然而根據他們的市場調查,這樣的書只能賣兩千套而婉拒。台灣的出版社也興趣缺缺,唯獨錦繡出版社的老闆許鍾榮願意出五百萬元贊助他,這項計畫於是從一九九三年啟動。
 
他原本計畫五年拍完中國的一百座山,事情卻沒有想像中順利。難度最高的山岳多集中於中印邊界及西藏山區,光公文往返及在地枯等,就耗去許多時間。 一九九六年五月,高銘和與同伴來到聖母峰,他計畫花兩個月在聖母峰南側拍攝,沒想到狂暴風雪與山難,讓他卡在峰頂,風雪中處在海拔八千四百公尺高山,他開始出現幻覺。
 
手指腳趾全切除 復健繼續爬
神智恍惚裡,他看到許鍾榮對他說:「你這個瘋子!」又看到基地營的隊友笑臉迎人:「隊長,還不趕快下來,我們要慶功了。」家裡的小孩也出現了:「爸爸爬山那麼久,怎麼還沒有回家?」
 
這場聖母峰有史以來最大的山難,總共奪走八條人命,高銘和是唯一受困在海拔八千四百公尺獲救生還的人。只是,手指與腳趾全部壞死,必須切除,焦黑的鼻子必須挖掉,不過並不影響呼吸。
 
他本以為下山後切一切、縫一縫就好 ,沒想到竟是一連串「剖骨挖肉」的大工程。一年內他動了十五次刀,東挖西補,全身上下體無完膚。
 
他回憶起痛不欲生的手術過程,手指切除後,得馬上縫接在肚子上,為的是讓皮膚移植不產生排斥,但又不能讓手和肚子的傷口癒合,因此每天都要拆傷口、上藥。手指之後,又得換腳。腳可不能縫在肚子上,因此省略適應的過程,直接用大腿的皮膚移植在腳趾傷口上。
 
一耗便是一年,許鍾榮幾次探望時都說:「這個案子不要急啦!」不說還好,愈說高銘和愈在意,恨不得馬上奔回山裡。不過難題是「沒有手指,怎麼背東西、拿相機?沒有腳趾,怎麼走路?」這才開始漫長的復健之路。
 
「我往好處想。第一,我沒死在聖母峰上;第二,我還有虎口可以活動;第三,沒有腳趾,其實還是可以站立。」他靠著僅剩的樂觀,以有限的虎口動作帶動「手指」,學拿筷子、牙刷,最後可以打電腦、操控相機。
 
《中國百岳》計畫 已挑戰43座

他在一九九八年回到尼泊爾,接續未完成的工作,《中國百岳》計畫再度啟動。誰知道,接下來他遇到錦繡出版社結束營運、大陸物資飛漲等問題。經費困難讓計畫停頓,百岳已挑戰了四十三座,二○○六年至今卻無任何進度。
 
高銘和把短期目標定在二○一二年,並調整策略:「如果我不能再爬山,就乘車到離山最近的地方拍照;如果我不能拍照,就公開邀稿;如果今生實在沒辦法完成,就轉告兒子、友人,繼續下去。」


★原文刊載於中國時報文化版: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3+112009080100355,00.html

★看更多高銘和的《一座山的勇氣》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