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La New熊的球迷,有個人我一定要一提,因為大多數的人都忘了他。
 2003年,La New的前身第一金剛隊戰績最爛的一年,背號55號的周森毅隻手撐天,有大半年他的打擊率維持在三成以上,全聯盟排名前十名,這應該夠耀眼了吧,周森毅如果身在其他任何一球隊,這成績都應該算是戰將,足以讓他成為球星。 

偏偏他身處的是墊底的球團。
他的球隊成績實在是太爛了,他一支一支敲出安打,卻苦無隊友的支應。這麼好的一個球員,他寂寞的站在壘包上,看著隊友被三振、被接殺,四顧茫茫,沒有人可以送他回去得分。有回一場比賽中,他五個打數打了五支安打,平了聯盟紀錄——真是太黯然、太銷魂了,他應該要當選單場MVP的,但那天球隊還是輸了,坐在電視機前,我為他扼腕、倒在沙發上幾乎殉球。

其次呢,周森毅從來就不是一個表演型的人,擊出長打時不會帥氣甩棒、不會得意的揮動手臂,不會在抵達本壘時跪在地上、將手朝天指去、大喊一聲GOD!少了這些「囂張」的演出,攝影機與鎂光燈總是忽略他的存在。
 
那一年他一個人精采的演出,就淹沒在大家對團隊的噓聲裡。
孤臣無力可回天。
 
默默走回休息室的周森毅在想什麼呢?如果他不在這裡,而在那裡,會不會就相得益彰呢?如果他的打擊高潮不在2003年,而在2006年,他的人生是不是會重新改寫?
人生的悲劇還不止於此,一度周森毅撐著球隊,撐到隊友從趴趴熊變成暴力熊、球迷增加了、票房成長了,他的打擊率卻和團隊成績走勢相反,球團終於將他釋出。我知道我的生氣毫無理性(但理性還算球迷嗎?)我只是悲憫一個生不逢時的球員。 
「努力有成」,這竟是人生難以達到的目標。 

幾年前我們推兩位大陸新生代作家,那是我很喜歡的兩本小說,行銷也下了苦工,那時平面媒體尚未泡沫,幾大報分別有新聞、專訪,週刊做了轉載,通路雜誌也都做了大篇幅的專題,我自己巡了數家書店,舖書也算漂亮,我們那麼努力了,那態勢不是個三壘打、也應該是個二壘長打,但最終銷售還是少了能打回本壘得分的一擊。哪一擊?這個疑問,我和周森毅一樣,都還沒想通。
 
(文/牛小兔)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