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再背你一次?.jpg

文/我的貓

一年前,你開心接下夢想中的工作,一年後,你卻一進辦公室就掉淚。

我對你說,看醫生,先休息,身體要緊。你對我點點頭,在陽光大好的STARBUCKS,我想起好久好久以前。

我們整整差了九歲。你是爸媽口中的不小心,但卻成為我期待中可以跟兩個弟弟抗衡的小同盟。

我想像兩個弟弟再也不能對我說,因為有兩票要看「科學小飛俠」,只有一票要看「花仙子」,所以我們三個人要一起看「科學小飛俠」。可惜等你不再咿咿呀呀,終於有投票權時,我已經轉身投向瓊瑤小說的懷抱。

你的童年,要不選擇跟在兩個臭哥哥背後跑,就是選擇一個大你九歲,正在被狂飆青春期攪動得一下天晴、一下暴雨的陰晴不定的怪姐姐。

你選擇了後者。

有一次,在院子玩耍的你哭聲震天,我衝出去一看,你坐在泥地上,眼淚鼻涕齊飛,兩手抱著右腳。我拉開你的手,那血,鮮紅,豔得像熟透的番茄,整個右腳大拇指完全被血淹沒。

我對你喊:「好好,不要哭。」衝回屋裡,隨便抽了幾大張衛生紙,最後乾脆把整包抱在懷裡。兩張、三張、四張,血還是像湧泉,一下就把衛生紙染紅。我一急,最後把一大疊衛生紙鋪在你的大拇指上。你好像被我嚇到,一瞬間,你停止大哭。

我拿了一個橡皮筋,一圈一圈綁在你包了好大一包的右腳大拇指上。你哭累了,轉為嗚咽,但我想那還是很痛,因為才綁好橡皮筋,你又開始號啕。

你該不會就這樣死掉吧!那時我心裡一度這樣恐懼著。爸媽不在家,鄰居隔好遠,到鎮上,我又只能騎腳踏車,才三、四歲的你,難不成要把你五花大綁在腳踏車後座。

我蹲下身,對你說:「來,上來,我背你。」你遲疑著,因為距離上次我背你,是你還沒學會走路的時候。

你笨拙的起身,輕輕挪動受傷的右腳。你把雙手放在我肩膀上,我感受到你被陽光曬得暖呼呼的一股燙,而當你放鬆地的趴在背上,我聽到你的心跳聲,像一個小鼓,咚咚咚。

在我背上的你沈沈的,陽光不像之前那樣猛烈,露出一點點斜陽。我們緩步走向門前的一條小徑,有一些風在我們耳邊跳舞,我哼起記憶中不成調的兒歌,哼累了,我改成對你說話。

我對你說,你剛出生時,真的很討厭,因為媽媽常叫我洗你臭烘烘的尿布,臭到我閉眼,不敢呼吸,只能狂亂地捏住尿布的一小小角,然後在水面上揮呀揮……我們的背影在斜陽中拉得老長。

你不哭了,慢慢地把小臉貼著我的背。你均勻的呼吸,我知道,你睡著了。

※                          ※                          ※                          ※
這麼久以前的事,我想你一定不記得了,但看著現在的你,我想問:「要不要再讓我背一次?」

雖然我猜,你一定會大聲跟我說:「拜託!」但我們要不要再去走一次,那家門前的小徑,雖然我知道小徑早已經是小小徑。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