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馬來西亞的黎紫書,以甫現文壇便囊括多項文學大獎的天才之姿,成為近十年來馬華文學最被看好的作家之一。她擅長寫短篇小說和微型小說,題材豐富,內容包羅眾多深刻的底蘊,令人感受到莫大的張力。

以微型小說縮影大千世界的夢幻作家,
睽違八年,在台最驚艷的「簡潔書寫」之作!



黎紫書《簡寫》搶先看

春滿乾坤

要開飯了,老二一家還沒到。慣了的,往年都這樣,但飯桌上仍不免有人鼓噪,有人掏出手機來,被她阻擾了。別,老二和他媳婦的脾氣你們不是不知道。

好容易等到老二一家三口坐下,這才總算到齊,完完整整的一家。三代人呢,老中青,誰的個頭都不小,頓時把小飯廳撐飽。房子裡忽然人聲鼎沸,像一鍋剛煮開的水,加上一室春景,年花簇擁,還有電視機溢出的流光與聲浪。過節就該這樣,團圓飯是該在家裡吃的。

於是她開始奔忙,拖鞋在廚房與飯廳之間吧嗒吧嗒地響。菜肴一盤接一盤上桌,空氣中蒸騰著油氣和飯香。老大開了一瓶酒。有人喊她,媽妳坐下吧,每年都這樣弄一桌子,妳不累我們看著都累了。誰又跟著起鬨,對啊去年不是已經說好,今年團圓飯到福滿門吃的嘛。

老大的女兒即時嚷起來:「我知道我知道!奶奶那天看見電視上有個專家說啊,味道是人類最後的記憶。我說奶奶一定是怕我們吃了別處的就會忘掉她。」

眾人失笑,笑得像電視上的罐裝笑聲那樣齊整。她也笑著端上最後一道菜。這下連素來矜持的二媳婦也認出來。鱸魚啊,媽的拿手好戲。魚才放下,許多筷子便伸過去各取所需。有的說好啊媽這私房菜,這麼多年就是百吃不厭,有的說你沒嘗過呢人家褔滿門的更有特色。

她坐下來,才發覺沒有胃口。於是靜靜地端詳圍著飯桌的一家人。除了身旁的老頭子和老二那生性靦腆的兒子在默默扒飯以外,其他人都興致高昂,說話聲量大了,尤其談到股市和房價的事。話題扯到這舊樓房,兄弟三人各有看法,很快話不投機,嗓子便粗了,酒嗝中透著戾氣,又有高吭的女聲硬生生地加入。氣氛有點糊,像快要燒出焦味來的半鍋殘羹。

「啪」,有人摔下筷子。

老頭子發作,大夥兒馬上噤聲。其時已杯盤狼藉。老二一家先走,老大一家隨後,媳婦們一個勁兒堆著笑臉打圓場。媽辛苦了,菜做得真好,哪家飯館都比不上。明年吧明年得把功夫傳給我們。

等人都走了,老三與媳婦無聲地竄到睡房。聽到拴門的聲音。依然一室春景,年花俗豔,電視機還在傾出歡騰之聲。她去收拾,老頭子在身後煮水沏茶,一邊喃喃嘀咕。

「什麼人類最後的記憶,這下妳輸得甘心了。虧妳還花這些錢。剛才那鱸魚做得真一般。哪家飯館點的菜啊?」

她開始洗碗,沒回頭。

「福滿門。」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