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守護  封面跟拍那天,我們近距離看見徐醫生的堅持與守護。他的手撐在肩頭上,那份厚實是不是?就像他選擇在世俗眼光下的窮鄉僻壤裡行醫——留下的沈甸甸的力量。

文/我的貓 photo/小娘

一開始,發現醫師時,我就像連番掉入《醫龍》、《小孤島大醫師》,或任何你想像得到有關醫師日劇的場景裡。

因為徐醫師光用鼻子就可以嗅出病人病情,甚至嗅得出死亡的味道(他在奇美醫師的同事直呼他當醫生實在太可惜了),卻又總能挺身而出為病人出頭,甚至不惜與醫院槓上(他會問挪不出病床的加護病房醫師:「如果他是你的阿嬤、阿公,你收是不收?」)

這樣的醫師鐵定讓醫院又愛又恨,愛他的醫術高明,能救回不少瀕死的病人,讓醫院風光又有面子;但又對他總是站在病人立場,為病人發聲,氣到牙癢癢。

但這不就是活脫脫《醫龍》裡天才外科醫師朝田的翻版?

而徐醫師對待病人的好、對待病人的細膩、對待病人的體貼,連他後來選擇到一處連自來水都接不到的小村裡行醫,因為醫療資源貧乏而拚到中風,人都躺在救護車上,自己的命都還不知道保不保得住了,卻還念念不忘他的病人,這又多麼像《小孤島大醫師》裡的五島醫生。

愈是看醫師的部落格,我心中的熱血與感動愈是直線飆升。但等我聯絡醫師,他卻忙著看診,只好約定晚上七點再聯繫。回到家,草草解決晚餐,我待在電話旁,在心裡勾勒草稿。七點一到,我馬上打電話。電話裡的徐醫師聲音聽來冷靜,他問我:「我覺得自己很平凡,為什麼會找我出書?」

賓果!就像考前猜對題目一樣,我把自己心裡滿滿的感動全盤托出,我哇啦哇啦訴說他的故事是那麼激勵人心,他的付出是那麼難得,尤其他和病人的相處,是那樣強烈的打動了我們,如果出版成書,必定可以感動、影響更多人。

說不清是緊張,還是一直蹲在電話旁,血液循環不良,我臉頰上像有兩團火在燒。但我心裡是激動的,尤其當聽到徐醫師那一聲「好!」時,我覺得我再不站起來,可能都要昏倒了。

作者的一聲「好」往往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的才是考驗,無論是對作者或出版社。為了新書內容,我們溝通數次,有時還會推翻之前的結論,而為了讓這本書更完整、動人,我硬是去找了幾本有關醫學的書來啃,但在面對徐醫師的故事時,偶爾還是感覺黔驢技窮。

感性的徐醫師,他的淚在每篇文字之間流竄,我一開始希望他收歛一下淚腺,但後來又想,他若不是如此善感,怎能那樣感同身受病患的痛苦,又怎能那樣與病患站在一起?

但等到拿到書稿,又覺得真的哭太多了。後來和徐醫師討論,調整成折衷的淚。但徐醫師一直表明他不愛哭,他只是容易被感動,他還信誓旦旦說要在部落格上澄清這件事。

出書前,我特地問了校對(不好意思,把校對也出賣了),她們看這書的感覺。一位說徐醫師寫父親過世那段,她忍不住哭了,另一位則說,徐醫師讓她太好奇,她還上網去Google了一下,只可惜只有一兩個訊息,而且還沒照片。那有什麼問題,我馬上把徐醫師的部落格寄給她。

徐醫師一點都不像我們生活裡會遇到的醫師,他沒有豪宅,沒有豐厚的物質收入,當然更沒有奢華的出國度假計畫,之前代步的兩輛車也因他趕著幫病人看診而被撞爛了(神奇的是,車子都撞成一堆廢鐵了,他本人卻毫髮無傷,似乎老天爺就是特地要把他留下來),但我卻相信他其實比所有的醫生都還要富有,因為當他為達仁鄉這樣挺身而出時,他的身後,可是結結實實站著四千多位達仁民眾。

七年來,幾乎全年無休,守護著病患的徐醫師(以至於在2006年中風,現在僅有右手右腳能自由活動)好不容易痛下決心,在這兩天休假去,但當他聽到衛生所說有幾位病患不舒服,堅持不給其他醫師看,就是要等他時,他又愧疚又不安又懊悔了起來。我們心裡想,還好,他人不是在台灣,不然,還真怕他要衝回台東了。

但這就是徐超斌醫師,一開始就讓人感動,至今,仍是。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