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噪音》,你讓我等太久了!

文/爵士

我一定是有毛病。近日來老是遇到一堆鳥事,整個人成天處於精神耗弱、四肢酸痛無力的狀態,照理說應該會沮喪到谷底,但我竟覺得心情愉悅無比!總覺得心裡隱隱有個東西,讓我想到就會開心一下,想到就長了精神。我很清楚,這其實都來自於《白噪音》

這種感覺就像懷胎十月,好不容易終於把小孩生出來了,有種輕盈的暢快感。或許有人不贊成這種比喻,但我不得不說,雖然這部小說不是我生的,但從找它的版權,到簽約、翻譯而至如今出版,這前後的時間也差不多可以懷胎生出一個孩子,甚至看著他能跑能跳了。

記得是在兩年多前,我才決定開始尋找唐.德里羅《白噪音》的版權。在此前,找書時老是看到有人討論這個作家,無論是「生涯必讀之書」、「不可不讀的作家」都必然看到Don DeLillo這幾個字,我總是好奇,他為何這麼受推崇,影響力怎麼這麼大,直到有一次終於把他的名字打入google,才發現太驚人了,原來這個作家的重要性遠超過我所想。

但怪了,台灣竟然完全沒有他的譯本!?直覺告訴我,這其中必然有問題,不是我即將撿到寶,就是即將踩到地雷,或是踼到一個大鐵板!畢竟台灣出翻譯書的人這麼多,為何別家不出?大家會願意錯過這麼重要的作家嗎?看來只有一個可能,或許這個作家就像之前馬奎斯的版權一樣,國外遲遲不肯放手,因為作家太大咖了,要謹慎啊!

果不其然,這真的不是一件可以輕易快速了結的事。就在我花了幾個月時間詢問、等候,終於接洽到版權窗口,也審了書,決定要出手時,我才知道,麻煩的在後頭。作者不僅要審閱公司的背景、文學書出版書目,還要審核譯者的資格,你還得提出一套行銷方案……大作家該有的規格一樣都沒少。其實忍一下煩一下處理完就好,但所有的資料從提出後到合約簽定,又是幾個月過去了。

然後接下去,又是一年的等候,是譯者跟這本書的熬戰期。但這段期間,我的耳根子也沒能清閒,老是從譯者大人那端得到這樣的話語:「恭禧貴公司又出了一本好書,但不會賣」、「這本書真的很強,但相當不好譯」(對於這句話,我也曾做了相當不專業的回應:「它對話那麼多,會難譯嗎?」噢,譯者大人請原諒我),再不就說「這本書的銷量應該會很慘吧」、「翻譯這本書獲得很多,對寫作的人,對讀者來說一定也是」……


這一陣冷一陣熱的評語,總讓我七上八下,對這本遲未出版的作品有種忐忑的不安。也或許是因為太喜愛它,就更怕做不好,怕愧對這個辛苦簽來的作家,怕它難被讀者看到。當然,這過程中我也不止一次問自己:我是傻瓜嗎?有必要只為了喜愛,就花這麼多時間與力氣去跟一本書搏鬥嗎?更何況,你還預想得到它很難成為暢銷書。這值得嗎?

這個疑問直到我拿到這本書熱騰騰的譯稿,迫不及待成為第一個繁體中譯本的讀者時(對不起,因為太入迷了,我又忘了自己的本份,我是編輯,要審稿啊),我才總算有了答案:這一切值得,絕對值得!

想想,同樣是1984年出版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早在十幾年前就引進台灣,一直被閱讀至今,可是這本《白噪音》,竟是足足過了1/4個世紀才有了繁體中譯本,相較之下,我這兩年多的時間又算得了什麼?

尤其在你讀進這本書,從它的一字一句獲得滿足感,從它的思想中、時間性感受到強大的力量,震懾於它即使完成於二十幾年前卻仍能如此緊貼現代人的惶恐時,你不會再去想值不值得的問題,也不會去想曾經擔心它難被讀到的不安,你會忘記一切因它而引起的疑慮,你的心裡只會有篤定,因為它的確是值得出版的書;你也會感謝,因為你讀到了這本書——只是,忍不住要說,它真的讓我等太久了!

P.S.才剛寫完這篇部落格時,竟收到《白噪音》的再版單!出版不到兩週就再版了!天啊,我該去回嗆譯者大人嗎?還有當初不看好這本書銷量的所有親愛的朋友們:是誰說台灣的讀者對於這樣重量級的書接受度很低的?!

 

白噪音

★快去看看《白噪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