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寶春

連續六小時的高強度操作,我其實已筋疲力盡,平常輕而易舉就能拿上拿下的烤盤,此時卻得用盡兩臂的力氣,才能將裝了麵糰的烤盤舉高送入烤爐……

2008年3月,為了參加素有「麵包界奧林匹克」之譽的「樂斯福麵包大賽」(Coupe Louise Lesaffre),我們一行人輾轉飛往法國巴黎。

報到的日子,所有的選手都聚集到巴黎烘焙展覽會的會場,準備開幕與抽籤。我們進入會場前,看到外面展覽館的旗桿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與其他十一國的國旗一起飄揚,激動又開心。

我想到自己不過是一個國中畢業的鄉下小孩,小時候最遠只去過屏東,如今卻來到法國比賽!兒時的夢想成了現實,我們有機會成為台灣的驕傲。

規則嚴峻分秒必爭
超級隊伍也失誤了


比賽分三天進行。經過抽籤,我們分到第二天與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同組競賽。第一天是美、日、法、荷四隊,是熱門的超級隊伍。他們果然很厲害,但新規則確實很嚴峻,即使每個人都忙得像風車一樣,但到結束時,來衛冕的日本隊因其中一位選手受傷,造成整體的延誤,超出時間八分鐘後才完成,被扣了不少分。賽後他們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大概已經知道衛冕無望。

比賽中每一秒鐘都很重要,要好好把握。由於比賽要求製作的麵包數量大幅增加,因此,時間相對變少,留給失誤的空間更小。例如我要做的法國棍子麵包,一般師傅完成時間約一分三十秒,我本來最好的紀錄是三十秒,後來經過特訓,潛能被充分開發,十五秒內就能拉到位。

但困難絕不止於此。大會對於使用的麵粉型號、重量,以及出爐後的重量、數量、大小,甚至造型,都有嚴格的規定。即使你麵包做得再快,但如果形狀大小不一,造型零零落落,也是勝利無望。

而且,大會除了注重選手個人的技藝外,還注重團體間的協調與默契。我們三個人只有一個烤爐,要如何利用這唯一的烤爐來烤所有人的麵包,讓大家都能在規定時間內各自完成負責的項目,的確是一大挑戰。

難怪這個比賽號稱「烘焙界的奧林匹克」。

情況雖然嚴峻,不過,我還是對我致勝的祕密武器──老麵有信心。我特別將花了八年的時間培養出來的老麵,不辭辛苦遠從台灣帶來法國,途中更是費心維護。為了維持其休眠時攝氏三度至零度的低溫,在飛機上我還拜託空中小姐幫我放進冰箱。

到了法國旅館,為了讓菌種在二十七度的環境中發酵,我將室溫十八度的旅館當成SPA,在浴缸裡放滿熱水,以蒸氣保持溫度。半夜溫度下降,再起來換熱水,而且八小時餵一次麵粉和水,以免酵母菌餓死。

第二天一大早六點,我們正式上場。我負責法國長棍、特殊麵包和三種三明治,文世成負責維也納式甜麵包和一種三明治,曹志雄負責藝術麵包。調好八小時時間的馬表倒數計時開始,腎上腺素噴射,血液立刻沸騰。

狀況百出臨機應變
靠意志力撐到最後


第一道難題就是「被拿掉標籤的麵粉」,考驗你能否找到自己要用的麵粉?比賽用的烤爐我也從未使用過。還好在比賽前一天,我向路易先生請教了歐式烤爐的使用方法,參考前兩天的經驗,臨機應變。

這個比賽最要考驗的就是選手臨機應變的能力與意志力、耐力,因為這些是一個優秀麵包師傅的必要條件。

比賽節奏緊張,一向穩健的曹師傅這次也出了狀況。他的藝術麵包這次是做祥獅獻瑞的造型,其中背景包括一棵松樹。結果他將基座挖得太大,樹一放上去就會倒,得想辦法重新補救地基,也浪費了十幾分鐘。

在八小時的比賽過程中,我們除了偶爾喝兩口水外,沒有一個人休息或上廁所。

到了最後兩小時最是難熬,連續六小時的高強度操作,我其實已經筋疲力盡,平常輕而易舉就能拿上拿下的烤盤,此時卻得用盡兩臂的力氣,才能將裝了麵糰的烤盤舉高送入烤爐。

我真的能撐到最後嗎?

這時,我忽然聽到場外的台灣啦啦隊傳來加油打氣的聲音。我也想到自己對媽媽的承諾。

於是,我再次煥發生命力,又得到了力量。

比賽後議論紛紛
大家都在講台灣


到了最後階段,我的三種三明治實在是來不及了,趕快向隊友求救。隊友們二話不說,一起動手來幫忙做三明治。我們終於趕在時間結束前三分鐘完成所有的作品,是當天比賽四隊中第一支完成作品的隊伍。

比賽結束後,評審們以及現場的許多麵包師傅都在議論紛紛,談話中不時會冒出「台灣」的字眼,大家都在講台灣,語氣中帶著驚訝與讚嘆。

離開會場時,我又看了一眼在風中飄動的國旗,心裡很滿足,想不到像我這樣的一個小人物,也可以對國家做出一點貢獻。

第三天,賽程結束後,成績就要揭曉。

我和曹志雄分別取得參加第一屆個人組麵包大賽中歐式麵包和藝術麵包項目的優勝資格。

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們心裡有數,既然有兩人獲得優勝,整體成績應該不差。

接下來,評審團的摩洛哥籍主席艾蘇拉米宣布「2008年世界杯麵包大賽」得獎的前三名。

義大利團隊獲得第三名。當他宣布第二名,「台灣」兩字從他口中溜出的那一剎那,全場歡聲雷動,我看到高聲歡呼和鼓掌的人,不止黃色的臉孔,許多都是外國人。我們上台領獎,高高舉起獎杯和獎狀,向觀眾致意,另一波的歡呼聲響起。

地主隊法國隊也不出所料,奪得冠軍。

高舉著比我的頭大上兩倍的獎杯,我在心底暗暗的說:「媽媽!我做到了!」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柔軟成就不凡——奧林匹克麵包師吳寶春》(吳寶春、劉永毅合著)


★原文刊載於2010/01/31 聯合報 繽紛版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