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杏仁》第一個勇於揭露回教世界真實慾望的女作家嗎?

過年麻,給大家來點〞溼貝秀〝,所以《蕾拉》(La traversée des sens)來囉!~~

杏仁

 

繼暢銷書《杏仁》之後,再度挑戰伊斯蘭禁忌的情慾之作!
異色度、話題度更勝《杏仁》

 

 

只有最原始的慾望與悸動,能使禁閉的蓓蕾綻放……

《蕾拉》(La traversée des sens) 搶先看 PART Ⅰ~~

序幕

他們叫我佐碧達。「這不是個名字,」阿里啃咬著我的乳房,低語著,「這是一場性愛!」只消恣意吐弄幾個音節,佐碧達,感覺就像是饒富風味的奶油與燒燙的精液,是會在唇上融化的糖蜜。親愛的,跟我逐字唸一遍吧。佐、碧、達!妳的名字裡頭有讓所有虔誠教徒下地獄的東西。以異教徒的語言來說,妳的名字是屌、操;但在高尚的阿拉伯語言中,妳的名字佐、碧、達,按照讀音,分別帶有預留美好事物、褻瀆,以及不要停的意思。啊,願真主原諒那些給妳取這名字的人!

阿里說話時,我覺得挺有趣的。他說話的方式,就如同他做愛時一樣,總是隱忍著笑意,猛烈地侵入。他不知道除了我的名字可以有不同的組合之外,我的人生也是。我夢想著親筆寫下我的人生——至少把我在佐畢布所做的事情寫出來。可惜,我只不過是佐碧達。我專精於性愛,但對於精神領域卻混沌無知。然而,我是個希望成為作家的慾望女伶!

這也是為何我連續和幾個不識字的人搞過之後,決定要找個有文學素養的愛人。阿里是個小學老師,他有狡猾的眼神、緊俏的雙臀。他的個性就如同螺絲起子、羽毛頭飾一樣硬,還帶著距離感!沒有人知道,他一個星期當中,會造訪我的雙腿間兩次;他的學生也更不可能知道,白天時他的口語流暢無礙,是因為他晚上貪喝我的源泉。

我躲開他,然後翻到他身上。

「我是萬惡之源。我給整座村莊帶來了混亂不安,願真主原諒我。」
「親愛的,妳在胡說八道!」他的雙手緊緊地壓著我的腰,這麼對我說。
「太遲了,罪惡已經造成了。」
「應該是傷害已經造成了……」
「隨便你……」

他勉為其難地從喉間擠出聲音說:「妳到底做了什麼事?」身體還是不忘動作。
「我只是做了所有能讓純潔處女變得放蕩的事。」
「啊,妳這個壞女人!為了懲罰妳,我要把妳戳穿!」
阿里抓緊了我的腰,拉起我的身體,然後再攫住我。他把滾燙的劍放進我的火爐。我的陰部貪婪地大口吸入,而後不情願地鬆開。在直搗我那殷勤好客的宅院之前,他那根粗短木棍挺得更直了。我感覺自己正在天地之間搖晃,我的生命在我的身體之中進出,而我的靈魂就將要從我的穴溜了出來。
我不想再次高潮,於是得讓自己分心。

「我要跟你說。」
「待會兒再說吧!」
「好,但是我一定要跟你說。」
「好。」
「不過有兩個條件。第一:你得守口如瓶,否則佐畢布的人會拿石頭像砸一隻狗一樣地砸死我。」
「第二個條件呢?」
「你把我說的全都寫下來。」
「我還有比寫妳的自白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你是指上我吧。」
「那可舒服多了。」
「是啊。」

我站起身來。
「回來啊!別離開我的身體!」
他按住了我的肩膀,用力地將他的木樁打進我的門廳。
「妳為什麼要把妳的故事寫下來呢?妳沒有上過學就能有學問嗎?」
「只要把發生過的事情寫下來,那麼這些事情就會再次存在。」
「這是村婦的胡言亂語。」
「我也要你寫作的風格像個作家。」
「什麼意思?」
「就是文筆得要細膩,用語不能粗俗。就是要能讓我讀得懂,又能深受感動。」
「妳要讓妳的神智和私處一樣亢奮嗎?」
「你這個老師還真不簡單。」
「我會有什麼樣的獎賞?」
「每一章結束,我便會奉上我的私處。」
「妳不怕我把妳的故事洩露出去?」
「不怕。因為你和我之間的性愛,是你的把柄。你才不敢違抗阿拉的律法,也不敢公開坦承自己在沒有伊瑪目的祝福之下搞了一個女人。我親愛的老師,你比其他人更能瞭解宗教的意涵。」

我感覺到他的陰莖變軟了。他嘴裡突然唸出一個句子:「我身後不會留給男人比女人更嚴重的紛爭。」這句話,我的先夫總是掛在嘴上。

「啊哈!原來這個人也一樣!」

他笑了起來。我開始述說我的故事。

★去看看《杏仁》~~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