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牛小兔)
同事傳來開卷主編在他部落格寫的一篇「不如歸去」,看著不免感傷。
小學作文總愛用「物換星移」,那是學了個新名詞,不多發揮好比錦衣夜行可惜了。沒想到要到30年後,我才真正理解這四個字的沉重。
我很想再跟他說一次「加油」的,驀然驚覺我與人往來的工作裡(幾可與中油員工相比擬的),幾乎天天都在說這句話。寫得太好的,寫不出來的,書賣得好賣不動的,來信道歉要放棄的、要改出版計畫的……每天打開伊妹兒信箱,寄件人姓名一大串,我就要脫口而出︰先生,加油嗎?
也許有一天,我就再也說不出口這兩字了。

 


像是這一個月,除了工作上的出版與來稿,我沒有翻開一本書。雖然麵包師父、法文書五歲的熱銷都讓我亢奮,但回到自己,就是沒辦法在吞吐任何文字。我勉強可以找個理由,說是我的狗長骨刺生病了,雖然幾次針灸後,已經可以恢復行動,但掩不住的老態,讓我心總是揪在一起。除此之外,我也找不到藉口了。
不想看,不知道為什麼要看,事實這麼簡單。
我失去了那個初衷了。
很久以前,我曾經在工作上有個好朋友,每年年底,我們熱切的共同等待開卷十大好書的宣布,不是為了要看看公司有幾本書上榜,我們拿著兩支不同顏色的筆,搶著在名單上打勾,我們比賽著誰看的書比較多、誰的眼光比較好。那些沒打勾的,我們相互批評討論吹捧之後,下了班又搶著去書店把書買回來補齊了閱讀。
開卷曾經是那樣的開卷,而我曾經是那樣的我。
後來呢……天真的孩子這樣問。
後來,大野狼連偽裝成老奶奶的情節都省了,直接抓走了小紅帽。後來。

這樣的我,怎麼去對別人說加油呢?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