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等候主人10年的憔悴身影。.jpg

文/我的貓  圖/取自電影《忠犬小八》劇照

幸好,在黑暗中,沒人看見我忍著不哭的扭曲的臉,以及後來實在忍不住,完全潰堤的狼狽。

怎會哭成這樣?在飛往倫敦,準備開心員工旅遊的班機上,我又是抽噎壓抑,又是害怕給隔壁乘客看到。但我不是早就知道這類型的電影,就是非要把觀眾的眼淚給逼出來,所以,催淚、煽情、誇張或渲染某些劇情都是免不了的嗎?

但當我看著小八癡癡地站在車站門口等著他突然因病驟世,永遠不會再回來的主人,從炙熱的夏天,等到白雪覆蓋的冬天,再等到連小蝴蝶都在小八頭頂打轉的春天,無數個季節悄然過去,所有經過車站的旅客都早已習慣小八在車站門口等候主人的身影。而你簡直無法想像,小八一等竟等了10年,等到他毛色都灰白、雜亂,等到他身形都瘦削、佝僂、老邁,那一瞬間,我的淚腺就完全投降了。

尤其當鏡頭一轉到小八的雙眼,那是完全澄澈、堅定的眼神,那眼神在說:「我很想你,我會每天都來這裡等你,我遵守著我們的約定,就像以往的每一天。」唉呀,我更是得深深呼吸,免得真要嚇到鄰座的乘客。

小八等著永遠不會回來的主人,一等等10年,那是多麼長的一段時間?需要多麼堅韌的意志?如果沒有頑石般的信念,怎麼可能做到?但即使有鋼鐵般的意志,隻身的小八,又要如何承受每一次巨大的失望?他小小的腦袋,究竟有沒有辦法理解,他的主人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每一天他們的歡樂相聚,會在某一天突然停止?

我想起情人或另一伴,如果哪天我離開,我希望對方在心痛過後,還是可以重新過上自己的日子,甚至追求另一種人生,但我無法對小八說:「請別再來車站等我了。你這樣,我看得好心疼、好不捨。我當然希望你會想我,但我更希望你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

為什麼我無法對小八這麼說?因為我知道當狗狗一旦認定你,你就是他唯一會注視的對象,而這注視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是永遠。

從倫敦回到家裡的第一刻,我開門,叫了聲貓的名字。他搖晃著身軀,來到我身邊,還意外的對我喵了一聲,接著擺出令人噴鼻的四腳朝天姿勢。我撫摸著他圓潤的肚肚,我沒有問他:「啾啾,我不在的這幾天,你有沒有想我啊?」因為他的那聲喵,已是最好的答案。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