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驚.JPG
▲沒想到會突然遇到這種事,好可怕啊~~~~
看來漢堡不夠力,要多吃個聖代收驚才行!

文/年子
各位,這也許是跟漢堡有關的一個恐怖故事。
前幾天的一個晚上,因為預期要做的事情提早完成,所以有了段可以一個人到處晃晃再回家的時光。
晚餐還沒吃呢,那時,腦中一個念頭:好想吃漢X王的犇犇犇……堡喔!(而且我十分確信,當下的飢餓感,絕對可以吃下三層牛肉的「犇」等級!)

雖然那天傍晚下了場大雨,不過濕答答的鞋子和褲腳,依然沒辦法阻擋我想大口吃漢堡的欲望。

但是想了想,附近似乎沒有那家速食連鎖店。(找遍了附近的幾條路,找到了麥X勞、肯X基,甚至摩X也有兩間,就是沒有漢X王啊!!!!!!!!)無奈之下,只好轉車到台北車站二樓的美食廣場,記得那裡應該有一間。

上了二樓,心愛的速食店就在眼前,只是,殘念的是……那個有很多頭牛的「犇犇犇」漢堡沒有了啊!!!取而代之的是夏季限定,有草裙舞女郎的夏威夷口味漢堡。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點個心愛的XX培根堡吧!(無視於草裙舞女郎的誘惑!)於是,在歷經一段跋涉之後,終於可以舒服地坐在店裡享用漢堡了~

只是,坐了一陣子之後,突然有個什麼東西也沒點的男人,默默的坐到了離我有一個空位的位置,而且似乎……還盯著我看?

一種渾身不舒服的感覺湧了上來,正暗自考量著要不要換個座位的時候,那個詭異的男人突然指著我的漢堡,開了口——

「可以給我吃一點嗎?」
而且,還帶著一點奇怪的異國口音。
「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可以給我吃一點嗎?」……

當下,我的腦中只充滿了這句話的無限迴響,連思考也來不及,趕緊包包抓了,餐盤拿著,躲避到人比較多的另一邊用餐區去。

媽啊!我只是來吃個漢堡,怎麼搞到最後變成需要去收驚了?

一邊三不五時偷偷回頭張望,一邊吃著已經不像剛開始那麼美味的漢堡,那個不知是身上沒錢,還是精神狀態奇怪的男人,依舊坐在原來的位置上。

這時,我想起那些偶爾出沒在火車站、公車站,甚至捷運上的遊民,他們大多服儀不甚乾淨,也許嘴裡還唸著誰也聽不懂的話。每次經過他們身旁,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有些害怕,但,也有些不忍。
我們的社會怎麼了呢?原來吃個漢堡薯條,對有的人來說,仍然是負擔不起的奢侈。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