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jpg

文/年子

○○你好,我是負責你新書的編輯年子……

每次只要負責本土作家的書籍,總免不了會有直接寫信或電話,跟作者聯絡溝通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會先寫一封這般的信打個招呼。

因為以前的工作都負責圖文書、影劇書為多,作者的年齡層似乎都和自己比較接近,很多還是說話無厘頭的「肖年郎」啊!所以寫信時,都會出現不少的「喔」、「唷」、「ㄋㄟ」、「呵呵」、「哈哈」之類的歡樂詞彙,最後甚至跟作者成了工作以外的好朋友。

但是在這兒呢,作者常常是人生經歷豐富、對生命有獨特感受的人,或是妙筆生花的文藝人士,所以在寫信時,常常也不免跟著緊張了起來……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如果編輯對作者有著某種程度的熟悉與親切感,在從事編輯工作的時候,似乎也會更熱情、更感同身受。因為,對讀者來說,我們就是扮演著作者與他們之間「在書上」溝通的橋樑嘛!

「懂得傾聽作者的需求,把他們的書當成自己的書來對待,或許這就是好編輯了吧!」

我想起了那一夜,為了手上的《父後七日》,和梓潔通了兩小時電話的回憶。忘記是梓潔還是我,講出了這句話,也或許我們都沒有說出這句話,但是,那時候相談的歡樂,又讓我充滿了「想把這本書做好」的滿滿幹勁啊!

其實在那兩個小時裡,我們沒有花很多時間在聊書的內容,相反的,我們聊寫東西、聊感情、聊女生會感興趣的事兒;但是,在這些看似與書無關的對話中,我反而對梓潔創作裡的情感,有了更直接的體會。

看梓潔寫宅女、寫養貓經,我可是一邊看,一邊猛點頭稱是,忍不住滔滔不絕地分享我的養貓之樂;反而對於〈父後七日〉,我的感動沒有那麼深。

還記得那天我對她說,因為很久沒有經歷過失去親人這種事了,所以有點無法感同身受她對父親的思念與悲傷;沒想到,後來到各書店通路介紹時,自己竟也在描述情節時,不自覺地動容。

現在,《父後七日》終於快出版了,看到這本書還未上市,就在各大網路書店引起熱烈的反應,我的心裡也有種為孩子感到驕傲的成就感呢!

「你好,我是負責你新書的編輯……」因為這句話,我和梓潔牽起的不只是工作合作上的緣分,早已相約把酒言歡的我們,要延續下去的,是之後遠超越一本書製作時間的情誼啊!

很開心能夠認識妳,梓潔!也要說,《父後七日》,加油!

父後七日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