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徐超斌醫師榮獲法鼓山人文基金會頒贈「關懷生命慈悲獎」

 文/齊萱(新活水雙月刊)

2010年,9月8日晚,台東下著滂沱大雨。依約前往徐超斌醫師的住處,找到地方時,褲管都已經濕了大半。進得門去,就看到一張笑臉,頂著跟我一樣的濕髮。

2010年2月28日我在電台主持的節目中,介紹了徐超斌撰寫、寶瓶文化出版的《守護4141個心跳》這本書,書中有一段扣人心玄文字:「二○○六年九月中旬,出事那一週的前五天其實我已連上了八十小時的班……一直忙到凌晨一點鐘,處理完最後一位病人,心想總算可以暫時休息了。我走回值班室,卻不意自己年輕健康的身體此時已是強弩之末,我終於體力不支而倒了下來,那一年,我才三十九歲……」

我跟許許多多人一樣,認識了一個沒有忘記當醫生初衷的台灣史懷哲。知道這位捨不得病人受苦的醫師,無分假日,平均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一星期環山看診的車程,恰好可以環台一周。

在他倒下之前,已經這樣工作了四年,而在四年之後,我的眼光被他燦爛的笑容緊緊吸引,好一個排灣族的太陽之子,讓人完全忘了外頭仍繼續下著的大雨。
    
聽見需要的聲音
因小妹住在醫療貧乏的偏遠地區而早逝,讓徐超斌立下當醫生的志願。2000年12月,創下奇美醫院有史以來,在3年內就升上主治醫師的紀錄,儘管當十有許多薪酬更優握的機會,2002年6月他放棄高薪選擇返回家鄉台東達仁。為了不讓當年小妹的悲劇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一邊將簡陋的衛生所改建成醫療大樓,一邊加開夜間及假日門診,積極啟動24小時的急診服務並成立巡迴醫療;在台北市,每62人就擁有1位醫師,而醫療資源貧乏的達仁鄉4141人,卻只有這位徐醫師。

2006年9月18日凌晨一點,剛看完最後一位病人的徐醫師,卻突然倒下。在救護車上,他滿心懸念的不是字己的安危,而是達仁的病患怎麼辦?

復健後,徐超斌行動仍有不便,僅有右手活動自如,但還是有很多過去的病患,指明要他動刀。

徐超斌倒下之後,他後悔過嗎?「沒有。」豈止是一秒,我覺得是十分之一秒的猶豫都沒有,徐超斌回答道,而且不是那種表演式的慷慨激昂,只是心平氣和的陳述一個事實。他說:「只剩右手右腳的我,活著是否還能感動別人,才是我念玆在玆的。」一語道盡他一貫堅持的理念。

出書了,打開知名度了,他認為這樣可以讓更多人看到台東的需要。台東醫療資源匱乏的問題,如果用吃東西來比喻,當外縣市的民眾思考著要如何吃得更好、更健康時,我們台東人卻要想著下一餐在哪裡?當外縣市的民眾可以選擇醫療的技術和品質時,台東人能想的,卻只是生病時,找不找得到醫生?

「南迴線上的鄉親交的健保費比較少嗎?為什麼沒有最基本的醫療設備和人員?為什麼沒有急診服務?我想為我們台東人爭取的,不過是一份安心,一個隨時都可安心生病的權利。」

他的話讓我想起多年前聽過的一種說法,說台東人,尤其是住在偏遠地區的台東人真的很可憐,生病了,常常只能等;小病就等著自己好起來,重一點的就等醫生來山巡時治療,如果再重一些呢?那就只能等死……

這真的是世上最心痛的等待之一。於是眼前這位達仁鄉的孩子,決定不要再等。「等外地醫師來犧牲奉獻,都是不切實際的想法,想要吸引醫療人員來台東、或者留在台東,中央必須拿出誘因來。」

但徐醫師本人,顯然不需要等「誘因」。「當然啊,我是台東人,我不做,誰做?」短短的一句話,說的是現在的力行不輟,也是之前的返鄉服務。對他而言,返鄉,不是選擇,甚至不是什麼重大的決定,只是一件「該做的事」。

徐超斌醫師與部落可愛小女孩

中風,是我的收穫

若說現在南迴線上醫療,有些許的改變,那可是用他的健康,甚至是差點用生命換來的。如今,每週二和週四,他仍值班到晚上九點,週三和週五,仍持續著需要耗費體力和毅力堅持的復健。

在訪談過程中,他說:「中風,是我的收穫。」因為,如果不是如此,他不會知道之前病人跟他訴說的「痛」是多痛,「苦」是多苦;如果不是如此,他不會有時間寫作,讓更多的人認識他,知道南迴線上醫療的缺乏,發現台東民眾最基本的需求。

在得知自己確認獲得法鼓山人文基金會頒贈的「關懷生命慈悲獎」時,徐醫師在他的部落格上留下這樣的一段文字:

「幾天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段佛經故事:昔年天竺角城有一位君王,名叫屍毗,精勤苦行,求正等正覺之法。一日有大鷹追逐一隻鴿子,鴿子飛入屍毗王腋下避難,全身因驚嚇而顫抖不已。大鷹求屍毗王將鴿子交出,說道:『國王救鴿,鷹卻不免餓死。』屍毗王心想救了鴿子,反害死大鷹,確實不合情理,於是取出利刀,自割大腿肉交給大鷹。那鷹又道:『國王所割之肉,須與鴿身等重。』屍毗王命人取來天秤,鴿子與大腿肉各置一盤,但股肉割盡,鴿身始終比割下的肉還重。屍毗王繼續割下胸部、背部、手臂和脅下的肉,仍不及鴿身之重,最後,屍毗王乾脆舉身而上天秤。於是大地震動,諸天作樂,天女散花,芳香滿路。天龍、夜叉等俱在空中歎道:『善哉善哉,如此大勇,得未曾有。』」

推動成立健康促進基金會

他不就是故事中的屍毗王嗎?從8年前的身體力行,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守護鄉親的健康;至後來即便累到中風倒下,依然為病患奮鬥到最後一刻。他說,接下來要成立「南迴線健康促進基金會」,繼續推動他的理想,這些不都在為「捨身」做最好的詮釋?

訪談結束,我向他告辭。外頭,滂沱大雨依然下著。在坐上車子之前,我再望一眼玄關處的燈,那圈暈黃,特別的溫暖,因為我知道在這盞燈、這扇門背後,有一顆最熾熱的心,如同他的笑容,始終那樣燦爛。

★原文刊載於2010.10新活水雙月刊

★看徐超斌醫師的《守護4141個心跳》

守護4141個心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