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承宇【聯合報】

四年級世代的作家,你叫得出張大春,五年級有楊照、駱以軍、郭強生、吳淡如,六年級有甘耀明嶄露頭角,之後你還叫得出誰?雖然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但新生代寫手要出頭似乎更難了。寶瓶出版社改打團體戰,一口氣讓六位新生代作家登台亮相。

「這六位作家,我蒐集了一整年」,寶瓶社長朱亞君推出大手筆企畫,難掩興奮;連鎖書店大幅燈箱廣告也宣示出版社的企圖心。她說這六位新人的特色是關注面向更廣,「字裡行間不再只有我、我、我」:吳柳蓓寫外籍配偶在台灣的生活故事;彭心楺透過護士的眼光,讓讀者看到有別於醫師角度的白色巨塔。神小風的長篇小說、郭正偉的散文,朱宥勳、徐嘉澤的作品也各有不同風貌。

朱亞君說,廿年前她還是出版界的新兵,有一天在書店看到一整牆新生代作家的照片,一平台新書,包括郭強生、吳淡如在內的幾位剛在文壇初試啼聲的作家。朱亞君說,在開始喊文學已死的年代,有出版社願意推一組新作家,「我覺得很夢幻、很震撼」。廿年後,換她啟動文壇新人夢工廠。

「現在出版社比較缺乏耐心」,朱亞君談到文壇新人面對的困境:第一本書,不賣;第二本書,又不賣,出版社灰心,作者也灰心。「我看過太多在半路陣亡的寫手」,她無奈說,有些極具潛力的作家,現在已是補習班名師。朱亞君分析,作者花半年時間寫一本書,版稅大概只有五、六萬;火力全開花一年完成一部長篇小說,版稅大概也只有七萬元。生計問題讓不少好手中途離席。

「我只是希望他們再往前走一點,」朱亞君篩選這批新人的標準,很重要的是「有未來性」、「創作欲望旺盛」。然而朱宥勳說,出書前大家都懷抱滿腔熱情,沒有想過有停筆的一天,但出書後難免遭受批評的壓力,有人會猶豫:「不寫」,其實是更容易的選擇。不過他的熱情依舊,正在醞釀第二本短篇小說集。

※原文刊載於2010.10.11 聯合報A11生活

6位作者.jpg  

文壇新人站巨人肩膀 包袱多
現代文壇新人,要出頭是否真的比較不容易?老鳥作家覺得,現在新人雖然有更多管道可以呈現作品,但每個人的面貌反而模糊;菜鳥作家則說,雖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年輕一輩寫作技法更豐富,然而這也構成一股無形的限制與包袱。

廿年前,希代出版社也是打文壇新人團體戰,當年廿四歲的郭強生是其中一員。他回憶,當時不少文壇新人都是出身「全國學生文學獎」,那個時代「被注意的管道比現在少很多」。現代年輕寫手有很多文學獎、網路平台可以曝光,但年輕寫手的面貌反而模糊。

郭強生觀察,目前新作家在書市的占有率不低,「出版社包裝行銷是一回事,作品是否能與時代連結是另一回事」。他說,讀者不會無緣無故在暢銷榜上保留一個位子給某個作家,創作者「要知道自己為何而寫」。

寶瓶這次推出的新人中,七十七年次、還在念清大台文所的朱宥勳最年輕。對他而言,文壇新人的純文學部落格經營不易,「部落格更像是供朋友傳閱作品的筆記本」,很難真的在網路上吸引到所謂的粉絲。朱宥勳認為,年輕一代的創作者,在文學技巧上或許比前人更豐富,但看多了前輩作家的作品,無形中也會把自己框限;但他不忘強調:每個世代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經驗可供發揮。

※原文刊載於2010.11.01 聯合報A11生活

十年6書.jpg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