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海子 ◆詩人海子
文╱布勒妞

多年前,當我還是一枚天(ㄨˊ)真(ㄓ)大學生時,平時最討厭讀的就是詩這個東西了,更沒想到有那麼一天我可能會愛上詩。想當初因為某些理由,我和少數幾位同學一定要修系上某位教授的新詩寫作課,抱著戰  戰兢兢的心情去了前兩堂,買了老師指定的教科書(他編的詩集),翻一翻,哇~沒有一首看得懂,看得懂了也不喜歡~我知道,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

整個課堂的流程是這樣:老師開一個題目讓大家拿回去寫,寫完之後自行影印,並在下週上課時發給班上每位同學一份,老師也一份,接著依序朗讀自己的詩,朗讀完就等同學一一舉手發言,讓大家來談談這首詩的優缺點,還有換了他們要怎麼寫,最後老師再做一個總評語。交了兩次作業,硬著頭皮在幾十個同學面前朗讀,並聽完血淋淋的批評之後,我落跑了,沒有再回去上那堂課,期末也果然被當得死死。(不知為何,當年大家的評語真的都很狠毒,簡直就是腥風血雨,但每個人聽到別人的講評時卻又都脹紅了臉,真是很奇妙的場景。而且由於大家的詩都生澀得太經典了,一行行歪歪扭扭好害羞地排排站在A4紙上,那些皺皺的影印稿子我都還留著,也許哪天可以回去勒索親愛的同學們)

人生都有些不太光彩的往事,本人也擁有很多,但並不準備拿出來說嘴,之所以提到這件事,當然是因為有個比較光彩的轉折。

事情很簡單,第二年我回去重修,鐵著心腸把老師說不好的地方都拿掉,不管我自己認為這樣到底對不對美不美,期末的時候成績出來了,敝人終於高分過關然後抬著下巴閃人去也,這也變成我成年之後少數可以拿來勵志(激勵自己罷了)的事蹟,但最重要的是,我喜歡上了詩,從此以後再也不能沒有詩,這是當初打死我也想不到的,光憑著這一點,我就十分感謝那位教授。

我有個很要好的朋友,她酷愛寫詩。短短四年中她寫了千餘首,不是首首都好,但越到後期越有她自己的風格,我非常喜歡,但每次我這麼說的時候,她都只是瞇著眼睛笑,擺擺手,沒表示什麼。早期她甚至為了無法寫出偶像夏宇那般的詩而頻頻作夢,每次打開msn,劈頭就是她丟來的一句:哎呀我好痛苦,我的詩寫得爛死了,這真的很痛苦妳知道嗎。現在我翻開她的詩集,還是很想跟她說:妳的詩真的很棒。還有,我很想念妳。

《虛擬》
我獨自穿越一道火牆 腳步沾滿蝮蛇的毒液
你在房間裡面 但這不是那種童話故事
你完全清醒 並且深愛著別人
你見我來了 只覺不對
不應該是這樣 英雄另有其人

我又獨自穿越火牆 臨走前把劍留給你
你說 不必 命運自有安排
半年後 我聽見一場婚禮盛大舉行
眾多菜餚是狐狸與母狼的肝膽
個個酒杯是貓頭鷹的頭骨
我告別我的馬 游過一條血色的河 成為了現代人             by 詩人葉青

※小編不相干廣告:寶瓶2007年曾出版海子的傳記天才詩人──海子

天才詩人——海子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