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淚狂賀!《喪禮上的故事》 今日簽下再版單啦!
首刷精裝版即將售罄,絕不再印。
(要收藏的朋友手腳要快了...價格相同,但過這村就沒那店啦。)
可愛的平裝本下週輕巧登場!
誠品書店一月強力推薦書,金石堂書店二月接棒,也來強力推薦!

photo‧文/我的貓

週末的午後,冷氣團像刀子,一刀一刀劃在我的四肢,但我的心頭卻覺得暖。

如果《殺鬼》讀得你血脈賁張,好像全身的細胞都在吶喊著要出走,你心裡驚豔(但其實更多的是驚嚇),怎麼會有人想像力與文字的魔力就像時速500公里的超高速火車。你站在月台上,只覺得一陣超強的風往你身上奔掃,然後快感迅速從你頭頂直接竄到腳底。

你的髮飛散的像瘋子,你的裙翻飛到大腿,你眼神迷醉,你只能傻乎乎地笑著問:「剛剛怎麼了?」

那麼,《喪禮上的故事》會讓你揪甘心,足以對抗這陣子的寒冷。

曾祖父過世了,曾祖母每晚都無法成眠。原來,曾祖母只要一想起曾祖父的好,就在床頭劃一橫;而一想起曾祖父的壞,就在床尾劃一橫。怎知,床尾的一橫竟然遠遠超過床頭的,而且還愈來愈多。
才12歲的阿婆可心急了,她想怎麼辦怎麼辦?後來趁曾祖母不在,她偷偷把曾祖母在床尾劃的刻痕補成字,而這些字都和曾祖父的仁慈善良寬厚有關,小女孩還一一告訴曾祖母這些字背後的故事。
曾祖母笑了,原來自己的丈夫並不壞,而且原來自己的丈夫沒死,還活在她心中……

一個才12歲的小女孩,竟聰慧到用「說故事」治好自己母親的悲傷?而這「說故事」的背後,又是多麼強大的愛與疼惜在支撐?

年紀小時,對於書寫人性冷酷扭曲失控突梯的作品,常無法抗拒,但這幾年,也許再怎麼冷酷扭曲失控突梯,也比不過每天腥羶色的XX日報,以及電視上永遠不打烊的荒腔走板新聞。

不是要哀悼我們的價值觀,只是感慨,寬厚大度溫暖的書寫,比起冷酷扭曲失控突梯似乎反而難上許多,因為那需要一種經驗、一種目光,甚至是一種期待。

一種你與人相處的溫暖經驗,一種你曾從他人身上感受到的溫潤情感,甚至是你與大自然之間,又或是一種你看待人世間的目光,不勢利、不逢迎、不扭曲,甚至是你對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期待,期待有更多寬容,期待我們更不吝釋放暖意。

但不論是哪一個,都是漸漸從我們身邊消失的東西。

原本想問作者,世間銳利如刀子,他為什麼可以寫出如此溫柔的作品;世間即使不如刀子,也總是有許多的爆烈,像是一個個埋在你走路上班、放學回家,甚至是你週日早晨到轉角買早餐的路上的未爆彈,但你不明的踩踏在上面,然後瞬間爆炸,將你炸成灰,而他的筆怎麼還能如此寬厚?

但我想作者一定會被我嚇到,不過好看、感人的書是一定要介紹的,而這本書除了阿婆,我也好愛「老妞」!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