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陳樹菊   撰文/劉永毅

低調行善的陳樹菊,在那一趟閃耀台灣之光的美國行裡,念想著早點回家,賣菜、做生意、賺錢,然後再把錢捐出去……

台東縣長黃建庭來勸說我去美國的時候,我坦白跟他說:「我自己可不敢去!」我沒有出過遠門,出國門更是第一次,心裡很害怕,怕在外國迷路了,回不來台灣。縣長就說會派人「護送」我去美國,本來要派別人,但我說:「不好啦!我沒出過遠門,你一定要派一個女生陪我去。」結果就是郭淑珍陪我去,外交部有一位陳秘書也跟著幫忙照顧。

前進紐約領獎
聲明來自台灣

飛機從台灣起飛時是晚上,看不到地上的風景,但可以看到下面有一簇簇白的黃的光點,是街道和建築的燈光,很壯觀,也很漂亮。我從來沒有從那麼高的地方往下看,看著這些光點,我忽然領悟,下面就是台灣,是我的家,心裡湧出一種溫暖的感覺。可惜!台東太遠了,中間還隔著中央山脈,從飛機上看不到。

飛機飛了好久,有十多個小時,我難得有這麼長的休息時間,卻睡不著。不過,飛機上的空中小姐和乘客都對我十分客氣、親切,有人還會微笑和我打招呼。人家對我客氣,我也客氣以對,微笑、點頭,表現風度。

我在紐約看到高振群處長時,整顆心馬上懸了起來。他身形高大,我一開始還以為他是美國人,心想:「糟糕!我小學畢業而已,英語也不會說,他講什麼我會聽不懂。」可是,他一開口,是我熟悉的語言,我就放心了。

時間安排得很緊湊。五日晚上就要參加表揚晚宴,地點在時代華納中心。我穿上特別為此次宴會準備的蓮藕色外套,裡面搭配黑色圓領衫和一條小碎花絲巾,而下半身,還是牛仔褲配上白色球鞋。我還戴上馬總統贈送的手表,胸口左邊別著小國旗徽章,聲明我是來自中華民國台灣。

參加晚宴時,我看到大部分的賓客都穿著正式的黑色禮服或晚禮服,很漂亮,但我對自己的穿著也很滿意。這就是我,一個來自台灣的小菜販。

宣傳台灣感到驕傲
賺更多錢幫助別人

這次參加晚宴,是由紐約駐外單位的宋申武組長陪伴,我不會聽也不會說英語,所以都要勞煩宋組長替我翻譯。行前我們還說好要互相提醒、注意,因此,不管是人家和我們打招呼,或是我露出有聽沒有懂的表情時,宋組長就會很貼心的靠過來替我翻譯,讓我了解人家在說些什麼。

晚宴入場時要走紅地毯,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對閃爍不停的鎂光燈,真的有些緊張,但一想到自己代表了台灣人的形象,雖然腳痛,我還是儘量走得好看一點。

這場晚宴,主辦單位很貼心,知道我吃素,替我安排了紅豆捲餅及生菜。但我因為有點興奮,一點都不餓。主辦單位並未安排正式頒獎儀式,每人頒發了一枚《時代》紀念徽章和一張小小的表揚狀。

這次同樣入選《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帥帥的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晚宴時發表演說。宋組長翻譯給我聽,我才知道他是在鼓勵我們繼續行善下去。

晚宴結束,此行任務完成,我總算鬆了一口氣。從會場出來,記者問我話,我告訴他們,我為自己能代表台灣人把台灣宣傳出去而感到驕傲,我也感謝了馬總統、外交部、黃縣長的安排和一路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們代表國家,真誠而熱情的替我打理全程,我出自真心的謝謝他們。

任務完成後,還有一天的空閒,高處長夫人帶我們參觀紐約。我們去了很多地方,包括一個很大的(中央)公園,我們還乘坐馬車欣賞風景。這是我第一次坐馬車,很神氣,讓我想起小時候看過的童話故事。

後來又前往時代廣場及聯合國、自由女神像、砲台公園、華爾街等地方參觀,這些地方以前最多偶然在電視或報紙上一眼掃過,想不到我居然會置身其中。我還在華爾街那頭銅牛頭上摸了好幾下,希望以後我能賺更多錢,好去幫助更多的人。

雖然睡地板
錢一樣要付

更妙的是,在美國居然有很多人認識我。有人看到我,就指著我:「你是不是那個……什麼菊?」然後就衝上來握手,還有人熱情的要和我擁抱,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太熱情了,不太習慣,但心裡還是很高興。

紐約是很好,但是人太多,車太多,太吵鬧,我還是比較喜歡台東。

玩了一天,我們從紐約飛到舊金山。

到了舊金山,駐外單位人員招待我們去參觀有名的金山大橋和漁人碼頭,都是漂亮得像月曆照片的風景。舊金山的街道和市區也很漂亮,我特別注意到街上有很多像我一樣黃皮膚、黑頭髮的人。這裡居然也有人認識我,會笑著和我打招呼、握手,但衝上來擁抱的人比較少。

他們還特別帶我去參觀了美國的超市。美國的超市很明亮、很乾淨,蔬菜種類也不少,排得也不錯。但在我看來,他們的菜,好像就是直接倒下去賣,都沒怎麼整理,不像我們台東那裡整理得那麼細膩。可以說兩邊各有長處,我們不會輸。

去美國這一趟,是我從十三歲以來第一次那麼放鬆。

我們在美國住的旅館,都是很好的飯店,乾淨又漂亮。可是我捨不得睡在那麼好的眠床上。反正睡地上也是睡,我把枕頭拿下來睡,地上滑滑的,很好睡。我在美國這幾天,都和在家一樣睡地板,床鋪動都沒動一下。

郭淑珍看我有床不睡,睡地上,一面笑一面搖頭說:「雖然你睡地板,錢也一樣是要繳。」

出來四、五天,愈接近要回家的日子,心裡愈想家。黃縣長問我要不要在美國多玩兩天,我馬上就婉拒了。畢竟我這次出來,食衣住行都是政府出錢,我在外多待一天,政府就要多花一筆錢。

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很想早點回家,賣菜、做生意、賺錢,然後再把錢捐出去。這是我自己知道我該做、想做,也做得到的事情。

★原刊載於2011.01.29聯合報繽紛版

★《陳樹菊——不凡的慷慨》

陳樹菊——不凡的慷慨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