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夢想是住在樹屋。
▲小時候的夢想是住在樹屋。

文/布勒妞

你好,我是有正派工作的單身女性,養兩隻貓。我的貓很乖,一天睡18個小時,不吵不鬧不翻垃圾也不隨地大小便。我一個禮拜拖一次地,注重浴廁清潔,把擦洗流理台當減壓良方,垃圾與回收絕不搞混。我不喜歡住套房回家只能在籠子裡轉圈圈的感覺,時不時也會想煮飯給自己吃。我交往單純絕少轟趴,來往朋友皆為守法上進青年。我看到鄰居會說hi,遇到老人上下樓梯會禮讓,交租從不拖延。請問,有房子要租嗎?

搬家讓人超頭痛。自從高中畢業到外縣市唸大學,我就開始了四處遷徙的生活,屈指數數,打十九歲時第一次租屋算起,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搬了九次家,接下來即將堂堂邁入第十大關。前幾年搬家我都還興高采烈地四處打聽,可這兩年,漸漸有點乏了。

在台北,每次找房子,我都要重新好好認識一下自己羞澀的口袋,和它say hello。預算壓低再壓低,能砍多少就多少,羞恥心暫時放兩邊,告訴自己能殺到的都是本事。

猶記第一次在台北租屋是透過仲介,不了解行情的我跟朋友到現場一看,竟是間涼氣逼人的地下室,枉費外面街道上陽光刺眼,屋子裡只有日光燈管白森森地閃呀閃……我們像兩隻黃毛小雞,支支吾吾怯生生,吶吶地說:這房間沒有陽光耶……。一面講一面羞愧起來,懷疑自己要求太高了。對方也振振有詞:反正你們只是晚上回家睡覺嘛,沒差吧?你一萬塊在台北租一層難不成還想要落地窗?

幾年過去我已練就一張老臉皮,必要時拿出來用用,再搭配看了順眼立即秒殺的速度,也讓我找到幾間物美價廉的好房。幸好這次亦同,在老天爺幫忙下,算是頗為順利地找到了理想的住處:鬧中取靜兩房一廳,房租低廉,可炊亦可養寵物,還附全套家具和陽台……巧的是,前任房客貼在門口沒撕掉的電影酷卡,還跟我房間貼的海報是同一部片。(顯示房東特別愛租給某一種人?)

找到適合的房子之後,剩下就是打包帶走。以前每次我都自己來,從沒請過搬家公司,頂多找兩三個朋友幫忙,一方面是聽了太多半途被搬家公司坑殺的慘痛案例,心生畏懼,生怕傳聞中的悲慘經驗正好落在我頭上;另一方面也怕我心愛的個人物品在搬運過程中受損,搞得這裡破一角那裏缺一塊,事後很心痛。總之啊,我就是完全無法信任搬家公司,覺得本人臉上寫著「不坑白不坑」,不如自己搬來得安心。

不過在搬了這麼多次,跑路這麼多年以後,肥肉漸增肌肉漸消,我深深感覺25歲到30歲的體力彷彿溜滑梯般不斷咻溜溜地往下掉,歲月的無情不是騙人的,要是咬牙硬撐,搞不好會落得全身拉傷的下場……何況我這次連打包都懶,只想要有一陣徐徐的微風,趁我入睡的時候把我連人帶行李穩穩送到新家,一睜開眼,就可以迎接新生活。

想來想去沒個結果,我還有十幾天可以拖拖拉拉滾來滾去,此時朋友卻相約週末晚上去逛IKEA。為什麼要誘惑我,害我變成那種搬家前還採購物品的笨蛋──每到這種時候就忍不住想打從心底大聲吶喊:我真的好想要小叮噹的任意門啦!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