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ockphoto_10373890-siberian-tigers-in-fight.jpg

(文.小娘)

話說在領了年終等過年的那個禮拜,本人因為"年終" (是,是雙關語) 事務繁忙而終日處於趕工中狀態,但裝滿獎金的皮夾跟緊鄰的阪×百貨又連聲催促我去開銷,走不開,只得在中午休息吃飯時間去一趟。

阪×裡面有一層樓,裡面各個鞋櫃的招牌居然是固定格式的,一樣的尺寸,一樣的大小,一樣的材質,只有上面的logo不同,連著好幾個專櫃都是木頭的展示架子,我也沒留意,只留心鞋子的樣式,今年流行毛毛靴,幾乎每家專櫃都會推出幾款,我想要的是一雙簡單,沒有卯釘,沒有蝴蝶結,沒有鞋帶,沒有毛球球,沒有水鑽,沒有高跟的款式,因為開出這種條件,又沒辦法自己製一雙出來,所以幾乎找不到。

當看到那雙很接近的黑色毛毛靴正立在架上時,我走過去拿起來詳端,很接近,真的很接近,只除了鞋後跟上面一個黑絨布的中型蝴蝶結,上面還綴了好幾顆水鑽,我把那個蝴蝶結翻來翻去察看能否剪掉?一旁的專櫃小姐(以下簡稱1號櫃姐)問我要不要試穿看看,我答應了,看到這雙的附近還有一雙很類似的,沒有蝴蝶結,比較低筒,我走過去拿起來問這雙也可以一起試穿嗎?第二個專櫃小姐(以下簡稱2號櫃姐)馬上說她要去幫我拿。

我:「穿起來有點緊。」
2號櫃姐:「這種麂皮的越穿會越大喔。」
我指著剛剛看上的另一雙:「那雙你還沒拿給我試,先一起試看看好了。」
1號櫃姐馬上走過來,有點尷尬:「我以為你不要試穿了。」
我:「耶?沒有啊,我在等你拿。」
1號櫃姐:「我去拿,這款客人的反應很好喔。」
2號櫃姐:「你腳趾頭有頂到嗎?」
我:「嗯,我腳指頭不能伸直。」
2號櫃姐:「還是你要試這雙?這雙的版子比較大。」
1號櫃姐拿鞋回來:「你穿穿看,這雙還有淺馱色跟焦糖色。」
我:「這雙穿起來比較沒那麼緊,奇怪,這兩雙不是都同尺碼嗎?怎麼會大小有差?」
不知道是哪一位櫃姐:「……我們是不同家。」

這時候我才驚覺她們,不,同,櫃。
只是因為兩家櫃的展示架接連在一起。
回想從踏進來到現在,這兩位甜甜的櫃姐彼此根本不說話,後知後覺的我突然嗅到一縷殺氣。


接下來的場面非常尷尬。

我:「這個蝴蝶結可以拆掉嗎?我喜歡簡單一點。」
2號櫃姐:「這雙就是好看在這個蝴蝶結,不然太素了。」
1號櫃姐:「還是你要看我們這一款,這款的設計很簡單喔。」
我:「呃……好。」


我:「這雙穿起來怪怪的,太可愛了。」
1號櫃姐:「不會啊,像你今天穿洋裝,搭配起來就很好看啊。」
2號櫃姐:「我這裡有一款改良式的工程靴,很俐落,不會太可愛喔,要試看看嗎?」
我:「呃……好。」

是的,以上的場景循環了好幾遍,似乎我對任一個櫃姐提出的疑問,都會在另一個櫃姐身上找到答案。
因著某種舊恨,或是非得比對方先開市不可的決心,雙方你來我往,我則是在心裡默默盤算要怎麼樣才能讓兩位櫃姐在過年前不會龍心大怒。
最後我死命堅持兩櫃的鞋子穿起來都太緊,以及希望找到難以想像的樸素這兩點才全身而退(表面上看來),是的,我兩櫃都沒買。這樣也許她們還可以一起數落我這奧客,來個年前大和解變成好友也說不定。
走之前我又看了一眼招牌,呼,以後一定要先看清楚在走進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