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牛小兔)

有一回,我和公司負責業務的Tony去洽公,回程時我們在一輛計程車上,談到即將發行的一本詩集。

他說 : 印3000本吧

好大的氣魄,我被嚇到了,一時之間只能嗯嗯啊啊 : 呃,會不會太多,詩集耶......

這位先生激動了,他哇啦起來 :

什麼難賣! 是因為大家都說詩集太冷詩集沒市場,所以統統放在偏僻的位置,這樣當然難賣! 如果你們願意把詩集放在最醒目的地方,給他最大的海報,下他最大的量----再來跟我說難賣!!

那瞬間,我覺得我們搭乘的那破爛小黃都聖潔了起來! 小丸子和爺爺一起攜手在彩虹前繞圈圈跳舞。

那天在家重新翻閱辛波絲卡的詩稿,看到一段忍不住笑了......

我偏愛貓。

    我偏愛綠色。」    

            --------  (  P.155 〈種種可能〉)

 

哎呀,Tony對詩集的熱情不是沒有回報的,諾貝爾獎的詩人早就在詩裡公開寫了, 

一心一意與Tony同聲同氣!! 這是作家給發行最好的回饋了, 一定要按一個讚啦!

(註: Tomy不是愛綠色的貓,是愛綠色。)

 

               **         **        **        **         **          **  

不過牛小兔今天要推薦的是另外一首詩 :

(原諒我將我愛的部份加粗體了,這是編輯的小霸道......)

 

  〈致謝函〉         辛波絲卡 / 著    陳黎.張芬齡 / 譯

我虧欠那些

我不愛的人甚多。

 

另外有人更愛他們

讓我寬心。

 

很高興我不是

他們羊群裡的狼。

 

和他們在一起我感到寧靜,

我感到自由,

那是愛無法給予

和取走的。

 

我不會守著門窗

等候他們。

我的耐心

幾可媲美日晷儀,

我了解

愛無法理解的事物,

我原諒

愛無法原諒的事物。

 

從見面到通信

不是永恆,

只不過幾天或幾個星期。

 

和他們同遊總是一切順心,

聽音樂會,

逛大教堂,

飽覽風景。

 

當七座山七條河

阻隔我們,

這些山河在地圖上

一目了然。

 

感謝他們

讓我生活在三度空間裡,

在一個地平線因變動而真實,

既不抒情也不矯飾的空間。

 

他們並不知道

自己空著的手裡盛放了好多東西。

 

「我不虧欠他們什麼,」

對此公開的問題

愛會如是說。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