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三十年的裝備和訓練、經驗和體會,全為了拖著自己爬過這一年。

《30年的準備,只為你》 出版3週,三次再版! 網路上最多人落淚推薦!

(編注: 第一次見到卓曉然,在誠品三樓的咖啡廳,外面下著雨,天氣微涼,從台中北上的曉然顯然穿得單薄了。但我不忍的是,在我的對面,這樣一位美麗得讓人不好意思直視的可人兒,從他嘴裡輕輕吐出的,卻是那麼令人傷心的故事......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上帝的旨意是什麼? 前面三十年,他給了曉然讓所有人艷羨的聰明美貌學歷工作,還有超級獨立的性格,三十年後,卻要他承受旁人所無法承受的痛苦磨難,而且日復一日......臨走的時候,我們互相擁抱,作為一個編輯,一個朋友,我竟然無力也無能給得更多......)

 

《30年的準備,只為你》 後記       

   第一次帶他回家見父母,他從遙遠的地方飛來,我到機場接他再轉搭客運,一路上與他沙盤推演該講與不該講的話、行為舉止如何得體。下車後,他趕緊到鄰近百貨公司的男廁裡換上正式的衣服,緊張的像個小男孩。

 

  晚餐中,大家相談甚歡。我想,爸爸媽媽對他還算滿意吧!結束後,他幫忙收拾餐桌,為要討將來丈母娘的喜悅。我看著他和媽媽笑著、聊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他只在台灣停留三天便離開了,我們都覺得這第一次的會面還算成功,我也沒聽見爸媽對他有負面的印象。

 

  幾個星期之後的一個晚上,媽媽把我叫到跟前,語重心長的說:「女兒,不是我要澆冷水,但是妳知道他家人的情況嗎?若是妳決定要跟他在一起,你們的孩子可能沒事,可能也有風險,你要不要再考慮看看?」

 

  我其實不知道他家人的狀況,聽媽媽這麼說,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八個月之後,我們結婚了。做出與他一同生活的決定,不是因為優良的基因,無病的遺傳,而是因為愛。然而,前頭有更長的路要走,我們的愛,即將被許多的試鍊來經過。

       

     這是我成為錫安的媽媽之後,第一次提筆寫下的短文,也成了部落格的自序。 

     一個又一個的試煉來了又走、走了再來,這次剩下的,只有錫安與我。 

      出版社聯絡上我時,正是我人生最低潮的階段。那陣子,想起所經歷的,我常常悲極生笑,覺得自己根本有如家庭倫理大悲劇中的女主角。我帶著兒子搬家遷徙,重新為他找醫院、學校,自己四處面試,應徵工作,從頭開始過單親媽媽的生活。每一步,都痛撤心扉。

 

      因此那個充滿歡樂的下午,顯得彌足珍貴。和主編通過電話後,媽媽正在洗手間,我猛敲門,表示急事相告,她要我在門外說就好。我不肯,一定要面對面正式告訴她。等到媽媽一開門,我衝進去,宣佈即將出書的好消息,母女倆在馬桶旁興奮的抱滿懷,媽媽淚流不止的說:「女兒,妳一定會否極泰來,一定會的...」

 

      我抱著她,也哭。邊哭邊問:「媽,妳剛剛上廁所洗手了沒啊?」

      她破涕為笑嗔我剛剛就這麼衝進去,害她來不及洗。等她洗好手,我們又哭又笑的再抱一回。

 

      試煉經過,我們懦弱、膽怯,甚至倒下,人生難免。但至少,讓我們對自己和他人誠實,對所當作的,盡力而為。陪伴錫安的過程,我憂鬱、憤怒,三溫暖不足以形容我的情緒,雲霄飛車是最適當的比喻。但我也從兒子身上深切明白,活著就有轉機,小於性命的事都沒什麼大不了,哭一場、罵一架、倒頭大睡一頓,讓時間帶走那些過不去的。黑夜白晝輪替,萬物如此滋長;歡笑淚水交織,生命因此成熟。 

     這幾年的書寫收穫超乎我意料。起初我連標點符號都來不及找,只埋頭打字,想發洩什麼就寫什麼,大悲大忿,管不了別人怎麼想。寫著寫著,我察覺比我們辛苦的人實在太多,想為兒子、也為同樣狀況的孩子們留下些什麼,於是我開始打起標點符號,為了讓世人看見他們奮鬥的片段。寫著寫著,我結識許多辛苦的母親,關懷弱勢的朋友,那些善待我們的,我滿心感激;偶有路見不平,我義憤填膺。筆調起伏之大,讓主編純玲適應不來,怎麼上一秒母親像月亮的婉約溫柔、下一秒俠女滿天飛的猛烈炮轟?居然還是同一個人寫的文章?

 

    寫著寫著,原是醫生口中終生無法行走的兒子,從爬到站,向我走來,讓我在有生之年見證了第一個奇蹟。

    我曾問主編,特殊兒的生活不被歸類於正統的親子教養叢書;而錫安尚未成就完美的結局,更沒有人敢保證我們這一齣能否圓滿收場,一切待續的故事似乎搆不上感人勵志,這書,該怎麼賣?修稿工作逼我不得不回顧這幾年與錫安的歷程,像是在讀別人的故事,我時而胸口發悶,時而激動掉淚,忘了自己曾經如何帶兒子走過那一段歲月。感謝造物主奇妙的帶領,在這個時期把出書的工作賜給我,好提醒我,只要願意,沒有什麼傷痛走不過去,求生的意志能勝過最殘酷的苦難。而即使完美結局無從得知,待續本身就是一種祝福、一個機會,只要人生還沒有走到盡頭,就有逆轉局勢的希望。

    末了,我要把這本小書獻給我的父母。沒有他們毫無保留的付出,我無從得知何為愛,更無法承擔錫安媽媽的重責。謝謝他們山高海深的愛,在我當初傷心寫出「自序」時支持我,如今落寞寫下「待續」時陪伴我。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v97.jpg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