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盛(作家)

1999年春,初識鄭麗卿。第一印象可以概括為幾個關鍵詞:上班族、南部、鄉村、素樸、木訥、聰慧、謙和、好脾氣。

我留意到她的初期作品,文字底子不錯,顯然讀過許多文學藝術類的書;應該較擅長散文小品,她的敘述節奏舒緩,內涵充實,意境悠長,用詞相當精準,進步穩健快速。我很清楚發現,她的自我要求甚高,這是最好的特質,因此,我認定她會是個優秀的寫作者。

多年來,鄭麗卿展現的毅力,確實如同作家導演李志薔所形容:「耐力、韌性與恆心,自非常人能及」,典型牛筋草個性。她的作品,發表、得獎,都是自己磨出來的。如今終於磨出一本散文集《只要離開,就好》,收入近十年來的作品。

鄭麗卿筆下描寫的多半是生活題材,內中情感,有些悲傷但不愁苦,有些欣喜但不雀躍,有些灰心但不喪志,有些得意但不忘形。整體而言,其書寫的源頭活水來自於生命中深切的領悟,涓滴匯成一畝心靈方塘;這塘水甚清澈,可以映出作者「我相」,也可以鑑見無數的現代「人相眾生相」。至於她筆下偶見的天光雲影,恰似塘中不停移動變化的淡雅背景,那是崇尚自然美的明亮折射現象。

鄭麗卿一篇一篇磨,墨水愈磨愈濃,我們可以在《只
要離開,就好書中看見她的心境沈澱的過程轉換痕跡,與真摯不變的情思,筆調是恬淡的,底蘊則甚為醇厚。這本散文集焠煉十年,確實值得讀者細細品味,其中沒有炫目的花招,沒有賣巧的吹擂;鄭麗卿有幸在鄉村出生成長受教養,並且懂得珍惜之,她誠懇的臨摹平凡人事貌樣,對讀者交心,直抒感想,所謂大拙即為巧。真正能令人看重的作家都是這樣的。

我對鄭麗卿還有更大的期待。

★原刊載於「阿盛寫作私淑班」

★看鄭麗卿的新書《只要離開,就好

只要離開,就好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