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中婚禮.jpg

★《海田父女》搶先看~~

海中婚禮       文/薛好薰

覓覓一直想要有個特別的婚禮。

拖曳著公主般的白紗長禮服,手持馨香的新娘捧花,緩緩穿越有五彩氣球、繽紛花葉裝飾的長長紅毯,配合著華格納的結婚進行曲,美麗的伴娘和英俊的伴郎列隊引導,神父的福證,完成儀式時換上孟德爾頌的結婚進行曲,教堂鐘聲噹噹噹響……這種從小就夢想的婚禮,在覓覓年紀漸大,參加過各式各樣的婚禮之後,已覺得不新鮮,覓覓想要的是一個可以令人永誌不忘的婚禮。

因此,當潛水的夥伴得知她和阿德正敲定婚期時,提議何不舉辦一個潛水婚禮,覓覓馬上就同意了。她把這想法告訴阿德,他口中說:「好啊!」眼中卻有一絲什麼神情閃過,覓覓來不及捕捉,以為是海面上陽光太過瀲灩,自己看花了。

覓覓只負責提出想法,剩下一切理所當然交由阿德去籌劃,她喜歡阿德給她驚喜,驚喜越大,象徵對她的愛越深。她是這麼想的。不知道多年後的阿德在婚姻中會是怎樣的丈夫,至少眼前,他很配合,而且像愛情劇的男主角,盡職地扮演一個縱容未來妻子的深情男人。

她心中浮現一幅海底婚禮場景:海葵鋪陳的柔軟毯墊、點綴著形形色色的珊瑚枝葉、豔麗的蝶魚穿梭其中、陽光穿越幽藍的海水像一束聚焦的光投射在她和阿德身上,阿德打開一枚潔白的珍珠海貝,取出斗大的婚戒替她戴上,之後,兩人在海中擁吻,她的白紗裙裾隨海流緩緩飄揚……

她想,如果儀式結束後,有海豚充當她倆的坐騎,一雄一雌載著他們離開,就更完美無缺了。

但是覓覓剛學完潛水,拿到初級潛水員執照就立刻到國外海底觀光,技術還不純熟,每次下潛都因為緊張而耗氣太凶,潛水是團體行動,為了安全,只要有人空氣殘壓到了警戒點,其他人不管剩多少空氣,都得乖乖浮升上岸,因為覓覓,其他人玩得並不盡興,後來有人私下向教練反映,潛水教練委婉打趣:「覓覓小姐!海中不比陸地,在海裡每一口空氣都要錢的,不是299吸到飽!」說得覓覓不好意思。所以,覓覓很努力控制呼吸,保持在水底不沉不浮的中性平衡,練習優雅地踢蛙鞋,務必使海中婚禮的自己看起來像幸福的美人魚。

還好覓覓水性佳,回國後,在台灣九月潛季結束前,她已經練習得不錯了。一整個秋天又一整個冬天,她和阿德都在忙著拍婚紗照、聯繫喜餅迎娶婚宴,不過那是為了雙方父母親朋所準備的,屬於她夢中的婚禮則訂在峇里島,在六月。

六月,這一隊潛水團因為要拍攝海底婚禮所以顯得特別興奮,連在飛機場延誤也視為小插曲。而之所以延誤,是因為其中一個玩心重的女孩為了烘托婚禮氛氛,特地私下買了拉炮、仙女棒、水鴛鴦塞在行李箱,想給這一對新人驚喜,沒想到被X光掃描機發現,海關拖出行李,在大庭廣眾下一一翻檢,女孩被眾人好好糗了一頓,說她別有居心,想在囚房裡面鬧洞房。

在峇里島的前幾天行程,先複習冰凍了大半年的潛水技術,一方面也和當地導潛尋找沒有海流和地勢較平緩的潛點。而休息時間,大夥一改平時潛完水上岸後,慵懶地尋找一張躺臥的沙灘椅,轉而圍繞著新人七嘴八舌提供點子,還好覓覓心中已有想法,否則依這些意見的大雜燴所拍攝出來的,恐怕不是海中婚禮,而是冒險刺激懸疑動作……愛情片。

他們住的是有當地特色的villa,每一棟都是豪華的蜜月套房,獨棟的villa有小小庭院,其中有戶外酒吧、泡澡的池子,涼亭中有臥榻,拉起竹簾可以看海景,放下簾子就享有隱祕的空間。白日他們搭著小船出海潛水,下午行程結束後,覓覓和阿德召來按摩師,在涼亭中邊聽著海潮規律的起落,邊放鬆享受輕柔的揉捏,彷如帝后般的享受,海風吹拂下,不知不覺進入夢鄉,夢中的覓覓清清楚楚咀嚼著幸福的滋味。

終於,這天到來。

海底婚禮最簡便的大概就是新娘妝,不必設計新娘頭飾、不必化濃妝,一切裝扮入了水就扁塌、脫卸,更何況面鏡遮住大半的臉,所以覓覓素著臉,穿上防寒衣之後再套上婚紗,顯得有點腫胖,最外面穿上綁著氣瓶的潛水背心BCD*,最後戴上事先縫在白色游泳帽上的頭紗。阿德和擔任主婚人的教練也是襯衫西裝褲打扮,再套上BCD。比平常多一倍時間才打扮結束。眾人早已著裝完畢等候許久,頂著豔陽包裹在緊身的防寒衣中,還未下水就已全身溼透。為了保持神祕感,他們並未事先預演過,一切都由阿德和教練商議。所以當覓覓手撩起白紗裙,在阿德牽引下,由船尾走到船頭的跳水處,眾人舉起蛙鞋所搭起的架子,取代婚禮應有的花架,覓覓果然笑咧了嘴,羞低著頭通過,所過之處,左右拉炮「砰!砰!」響起。原來,準備拉炮的女孩到底不死心,又請託當地人購買,一定要把婚禮弄得劈里啪啦響。

下水前,大夥簇擠到船頭拍團體照,看似對著鏡頭擠眉弄眼,其實是紛紛被額頭涔涔的汗滴淋得睜不開眼,有的是被豔陽刺瞇了眼。終於結束拍攝,眾人先一一下潛至預定的白沙地,圍成半圈採取跪姿,這是最穩定、不會揚起沙塵的姿勢。攝影師留在水面上,拍攝他們一起邁步下水的鏡頭。

「噗通!」下水後,覓覓的頭紗白紗裙直往上飄,阿德趕緊過來把遮住覓覓臉的裙裾往下撥弄,覓覓也手忙腳亂,攝影師下水後看兩人忙亂半天,毫無進展,直接過來拉著覓覓下潛,留下愕然的阿德。

覓覓一開始潛行,裙襬自然往後拖曳,被搶走新娘的阿德,看了之後才理解意思,也跟著游,接過覓覓手,攝影師才繼續拍攝。

長裙緊黏在大腿上,覓覓簡直無法使力踢蛙鞋,只好由阿德拖著,但她還是惦記著要擺出一副美人魚般的靈動優雅,惦記著要對鏡頭揮手,以至於頻頻回首,似乎眷戀攝影師比奔向婚禮的意味濃厚些。

下降到海底白沙地,覓覓難掩失望,雖然之前教練和她溝通過,地點若在珊瑚礁上,白紗裙可能拖掃過珊瑚水螅的刺絲胞,及躲藏的石狗公、海膽,禮服會變成一襲髒汙而且有毒的撈網,還是白沙地乾淨安全。但是畢竟和她想像中的一片如花團錦簇的海葵珊瑚公園差距太大,她只希望攝影機拍出來不要有太多荒蕪的背景。

一旁等候已久的隊友誇張而緩慢地拍著手,海底猶如外太空,類似的無重力讓人搖晃不定,所以,鼓掌無聲,更別說什麼尋常陸地婚禮中的孟德爾頌、華格納。

教練遞給阿德一小塊教學用的白板,阿德拿給覓覓看,覓覓點著頭,但是太用力,以至於失去平衡身體歪斜,阿德趕緊攙她一把。阿德拿著白板湊到攝影師鏡頭前,原來上頭寫著:「覓覓!妳願意嫁給我嗎?」

阿德從BCD口袋中拿出一枚戒指替覓覓戴上,不過,怕價值不菲的婚戒掉在海中不好找,所以用的是斗大的玩具替代品。

交換完戒指,阿德和覓覓吸足一口氣,拿開二級頭,橫隔在臉上的面鏡讓兩人無法直接親吻,於是二人嘟起嘴巴像兩隻長吻蝶魚,偏著頭尋找最佳角度,很快地啄印對方的唇,便又重新咬著二級頭大吸一口氣。不過攝影師求好心切,怕鏡頭不夠唯美,請他們一再重來,好上上下下取景不同角度。

終於,完成了,一旁等候的觀禮同伴猛按高音氣笛代替結婚進行曲,有人吹起泡泡,一串串氣泡漸漸升騰,很像放離手的氣球,只不過氣泡越上升變得越大,直到海平面,便爆破如幻影。

「所謂的海誓山盟,就是這樣子吧!……只是這樣子嗎?」覓覓覺得心中空蕩蕩的,像周遭荒蕪的海床。

覓覓正在胡思亂想時,卻覺得呼吸緊塞了起來,一看空氣殘壓表,哎呀!不得了!什麼時候空氣已經吸光?

慌張之下,她忘記所學過的,要用手做出割脖子的緊急手勢以表示空氣不足,就想直接拔阿德口中的二級頭。阿德以為她在開玩笑,護著自己的嘴巴不給。覓覓急得握拳要捶阿德,腳下也踢起一陣白沙。

一旁的教練警覺到覓覓的神色不對,先衝過來把自己的二級頭給覓覓,自己再拿起緊急備用的來吸。阿德這才猛然省悟,頻頻做出道歉手勢,遞出自己的二級頭,覓覓驚魂甫定,遲疑著是否接受。一旁教練頻頻示意,表示要拍攝鏡頭,覓覓才替換過來。於是,兩個人共生呼吸,一起緊急游泳上升。

經由教練剪接,當然那些出差錯的畫面一一刪除,教練又特地拍不同生物來烘托,成雙成對蝶魚、櫻花蝦、躄魚、海蛾、海龍……配上音樂之後非常夢幻,覓覓每次播放給別人看時,自然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就假裝忘記。說也奇怪,阿德從未好好坐下來和眾人一起看完,似乎都剛巧不在,或者,即使在家也不知忙著什麼,當未婚女孩們發出驚嘆聲音:「阿德,英雄救美耶,好浪漫啊!」阿德只是轉過頭來一聲:「唔?」

女孩們眼睛骨碌碌轉,當場就開始專注構思自己也要有一個像這樣特別的婚禮,而那些陪同的男友們見狀,眼中也閃過一些什麼神情。

後來,覓覓放映過很多很多次、解釋過很多很多次之後,大部分的親友都已經輪流陪著她重溫浪漫海中婚禮一次以上,直到覓覓自己消褪新婚的生嫩興奮,於是,這片精采浪漫的潛水婚禮DVD,就和厚重的婚紗照一樣被收進櫃子裡。阿德自始至終都不知道他的海中婚禮有多浪漫。

後來,覓覓和所有女人一樣,過著離水而居、乾涸的婚姻生活。

★搶鮮讀薛好薰的新書《海田父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